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白 马 山 惊 魂  

2016-11-23 22:25:42|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亲历的火车撞车事件

66届1班 石景凌

1966年11月24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

此时是文化大革命大串联的后期。11月初,已是初冬,等到我下决心再出去串联时,才发现要好的同学都已经上路了,有的三五结伴去了南方,有的组队出发步行长征,看来只有一个人走了。心想也好,趁机体会一下古代迁客骚人独步山水的乐趣,王维“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受,屈原“吾将踽踽而独行”的心境。一个人走了25天,只去了西安、重庆、上海三地,一半时间是在挤火车。体验是失败的,虽然我有时喜欢安静,但长时间孤独且无谋的滋味并不好过,特别是遇事时。在阴冷潮湿的重庆,三天病了二天,感冒发烧,只能自己苦熬,明白了什么叫水土不服。和出发时的跃跃欲试相反,这时只剩“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了。

最后一站上海呆了十天,不是留恋,而是尽管归心似箭,却拿不到返程的车票。火车站人山人海,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学生,不顾寒冷,一团团的席地而坐,等待拿票,据说有的排了四、五天还没拿到车票。接连二天去火车站察看,发现开始检票放行时根本没有秩序,检票员无法控制局面,只能听任人群蜂拥而入。我本来是守纪律的人,这时不管那么多了,好在一个人无同伴牵系,机动灵活,挤上了车,还幸运地有个座位。很快,车厢挤满了人,和每列载满红卫兵的火车一样,水泄不通,不用说转身,本来是双脚站立,累了想抬下脚,发现这只脚竟再也无法踏到地面。

这是上海直达沈阳的702次特快,要走四天才到终点。列车共17节车厢,每节车厢过道上、车厢联接处都挤满了人,座位间的小桌上甚至行李架上都有人坐卧,每节车厢少说也有300多人。火车一路向北,车到南京,下去大批人,估计有三分之一吧,这是去江苏各地和安徽、湖北的红卫兵。车厢过道仍站满了人,只不过不再密不透风,侧身挤一挤还是能通过。又行驶了好久,车到徐州站,又下去一大批人,比南京下的还多,这主要是经陇海线转车向西的河南、陕西和苏北皖北等地的学生。列车继续北行,车厢里已没人站立,而是连座位都坐不满了,大约每节车厢尚有八、九十人吧。由于都有座位,空间宽裕,得到了充分休息,人们的精神和兴致也高了,天南海北的红卫兵开始互相交谈,有的活跃的中学生也开始到各车厢玩,随时坐在空位上和大学生们调侃。车厢里一片融洽亲切的气氛,那时尽管红卫兵到处炮轰火烧造反,却还没到“文攻武卫”阶段,人们的善良本性还没泯灭,红卫兵之间/-

的相处还是和睦的,大串联中经常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小将门互相帮助,经常看到大学生们主动邀初中生小弟弟小妹妹们一路同行加以照顾。徐州以后的这段旅程本上海发车第三天中午,列车已驶近济南,可就在济南前一站,刚驶进这个很小的车站,车停了。凭大串联乘火车的经验,是在待避,就是给其它的客货车让路,我们这列号称特快的列车,已经不知晚点多久了。站牌上写着站名:白马山。听路熟的旅伴讲,离济南15里。这个小站挺特别,是依着一座低缓的小山丘所建,可能是就着山势,铁轨在站区分道后变成四股车道,而这四股道竟分成两边,二股道靠着山脚,挨着候车室,中间是条百十米宽的低平的山沟,也是耕地,另外二股道并排在沟的另侧,路基是顺着沟边的小丘梁修的。我们的列车经道岔后驶进了沟左侧的轨道停住了,车尾离道岔约三、四百米,右边就是那条宽沟。那时乘火车,最怕停在无名小站,往往待避的时间特别长。一些爱动的学生们设法弄开车门,下到路基上和相临的轨道上玩。多数人开始吃午饭了,我也拿出上海接待站发的面包和自己买的咖喱萝卜干吃了起来。

汽笛响了。两旁的轨道上并没有车通过,那么汽笛声就应该是我们这列车开车的信号,通常火车起动,必须先鸣几声汽笛。可这次有点不寻常,汽笛声一直鸣叫不停,声音似乎越来越响,而且急促,凄冽,尖锐,却是大串联中最难得的轻松愉快、安逸舒适的行程,不拥挤,人人有座位,可以方便地上厕所,可以走动活动活动疲乏的身体。不见车开动。左边是并排的另一条轨道,向外看去,看见路基上还有下车活动的学生并没急于上车,大家注意到,我们车厢一个爱动的北京初中生男孩,竟站到临道的钢轨上,手里高举着一根小棍向后摇晃着,还呼喊着什么,样子挺急切。由于这个小孩非常活跃,不停地在车厢里窜来跳去耍活宝,大家已经习以为常,对他这个举动并未在意,以为又在玩啥恶作剧。汽笛一直在尖叫,竟持续一、二分钟,突然一声巨大的隆隆撞击声,车厢一次剧烈的震动,汽笛不叫了,列车也不动了。我搭在桌沿的手腕被划破一小块皮。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戴的老手表:11点50分。大家骂司机水平太差,列车起动竟这么大的震动。可又不对,车厢剧烈震动后又不动了。这列车全是很旧的老车厢,车顶的漆面有裂纹和暴皮,猛地一震,车顶的漆皮成片地脱落下来。我当时坐在倒数第五节车厢的左侧靠窗朝后,二个人的座位只有我一人,对面是二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学生。觉得不对头,就探出半个身子朝后面看看,没想到这一看令我心惊胆颤:一个巨大的火车头撞进客车尾部!在这个车头后面,还有一个同样的火车头向左侧翻在路基上!惊恐之中,我只来的及“啊”了一声,探出窗外的身体也没收回来,双手抓着车窗,向前一用力,竟从三米高的窗口翻落在路基上。二个小旅伴还以为我不慎掉下车,探出身要拉我,我急切地喊撞车了!快下来!他们扔下我的书包,赶紧也跳下来。后面几节车一片混乱,人已全跳下来,前面的十节车的人由后到前象波浪传动,一节接一节地纷纷从车门、车窗跳下车。


 

眼前的景象让人震憾。在我们停车的轨道上,一列长长的货车又驶进这条道,追尾撞上我们的车尾。这列货车有五、六十节,看样子是空车皮,前边二台蒸汽机车牵引,前边的车头撞进客车厢尾部,车厢尾部的通过台的车梯、厕所部分被撞瘪挤压在一起,火车头前面的巨大圆柱形锅炉室插在撞瘪的车尾,水平向前的锅炉向上翘起;第二个火车头倒了,向左侧翻在路基上,这个车头落满了灰白色的粉尘,货车车厢也大多是这种灰白色,可能是刚运载过石灰石、矿石等货物。


白   马  山 惊 魂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动让每个人身体都剧烈摇晃,好在并没有人当场被撞身亡。有几个人说头痛,可能是脑震荡,最重的是有个男生爬在行李架上,掉下大家明白过来,刚才连续不停、凄冽急促的汽笛声,一定是货车司机发现道岔没扳过去要发生追尾撞车,发出的报警信号。那个站在铁轨上呼喊的男孩也是在报警,可车上的人怎能知道会发生这样的危险呢。大家首先关心司机的安全,好在很快得知,二个车头上的司机在撞车之前都安全跳车了。他们发现了不可避免的危机,一边鸣笛告警,一面拉下紧急制动闸,最后才跳车逃生,他们尽到了自己的职责。进道后几百米的短短距离,几十节货车的巨大惯性,拉下死闸也无法让飞奔的列车马上停车。有明白人说,二个车头制动操作可能也有时间差,有前面车头司机瞭望,第二个车头司机并没注意瞭望,等发现前车鸣笛并急刹车,后车才有所反应,但和前车有时间差,所以导致侧翻。被撞击的客车受损严重,除车尾部分被撞塌挤瘪,倒数第二节车厢和第三节车厢之间结合部损坏最严重,二节车厢的连接部分有挺长一段被挤压互相穿插在一起,就像抽屉一样。这部分高高向上隆起,互相支撑着,有几米高,下面的车轮也被带动抬起离开铁轨,车梯、厕所、盥洗间、相临的二个车窗都不见了,成了紧紧交错一体的铁皮残骸。看来这里是停止的客车刹车产生的磨擦阻力与行驶的货车巨大惯性产生的撞击力的平衡点。在穿插隆起的下面路基上,看到了尸体的残骸:一个男生连着一块臂膀的血肉模糊的头。听他们车厢的人讲,他是在停车时站在车门,手拉二边把手向外观看时,被突然挤压在一起的车门切碎的,一会有人过来用席子盖上了。上千人拥挤在相临的路基上,而这条路基随时可能有车驶来,大家陆续地钻过客车到火车右侧,下了十几米高的路基的斜坡,聚集在沟底平平的麦田里。列车右侧同样让人痛心:挤压穿插在一起的部分,车窗只剩一道紧并在一起的一道缝,更让人沉痛的是,窗缝中夹着一个人!一个男生向后端坐着,头和上身被劈开,左臂平放在窗下沿,穿着兰色棉袄,臂上端端正正地戴着红卫兵袖标,他是在自己的座位上遭遇横祸的。大家惊魂未定,又无能为力,能跑下来的都离开车厢了,关心着直接被撞的最后一节车的伤亡情况,坐在最后车厢的同学成了最关注的目标。据这些同学讲,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车头呼啸着向车厢冲来,都吓傻了,不知所措,直到撞进车尾,强烈的撞击和震了,被坐椅靠背硌了腰。

惊魂未定的人群聚集在麦田里,一些年龄大点的结伴的学生离开现场,沿着铁路向济南走去,绝大部分同学没动,无助的观望着,盼望救助。救兵很快来了,几辆卡车压着麦田快速开来,上面是穿工作服的工人,有的工人穿的是白帆布的工作服,还戴着有披肩的白色帆布工作帽,一看就知是炼钢工人。工人们跳下车,有人手里拿着大锤、撬棍、氧气瓶等工具。紧跟着,几辆载满军人的卡车也急驰而来,还没等停车,一个战士急于跳下车,当时就站不起来了,看样摔伤了。


白   马  山 惊 魂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救援很快展开,红卫兵们自发地手拉手把事故现场围起来维护秩序。抢救的目标明确,就是插接在一起的部分,只有这一部分还困着人,无论生死,可是面对这样的现场,救助无从下手。几个救援人员进入破烂的车厢,却跟本进不到已成一块破铜烂铁的连接处,几名解放军战士爬上车顶,用大锤击打车顶铁皮,却发现无法砸破。在锤击的巨响和剧烈的震动下,插接部里面竟传出呻吟声,说明还有生命存在,不敢再锤击,怕伤到还活着的人。


白   马  山 惊 魂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工人们抬来气瓶,想在外面切割开车厢钢板救人,没想到才切割不长一条缝,车厢里的木座椅、行李架上的物品冒起了烟,赶紧停止,怕引燃车厢,造成更大惨剧。救援人员无计可施,脱险的乘客手足无措,每个人都心急如焚。一个新的救援方案,用客车机车来拉动列车,想把错插在一起的车厢分开。机车开动,一阵轰隆隆的挂钩撞击声过后,交插的部分纹丝不动,机车不敢再试,用力过大可能导致客车整列车脱轨翻车,滚下十几米的路基。救援又陷僵局。这时,救援组织者终于有了新思路:先安顿好上千名脱险者。客车后三节被摘勾甩掉,全体乘客登上前十四节车厢,然后列车以步行的速度缓慢地开向济南,这是因为客车受到重撞,刹车传动等机械部件都会受损,开快了会发生事故。撞车的事故现场留给铁路专业工人处理吧。

华灯初上,列车终于驶进济南站,停在最外的站台。人刚下完,残车就缓慢地开走了。人们拥在站台上,不知何时才能踏上归程。很快,一列崭新的绿色客车进入同站台的另一边停下了,是空车。铁路工作人员高喊,这是702次列车,请大家上车。大家欢呼着涌上车,车厢干净清爽,座位充足,紧张的心情稍有平缓,只等开车了。可是并没象大家盼望那样马上开车,而是上来一些穿白大褂身背药箱的医务人员和铁路员工,挨个询问有无受伤或不适,要不要去医院检查或治疗,又问是否有同伴没找到,如有请下车找找,如果失联就暂别走了。过了一会,站台上来了不少人,说是市委领导来慰问大家,并每人发给一包饼干和一小网袋水果,红卫兵们高呼毛主席万岁。这些领导可能刚刚从炮轰的炮口下,从火烧的火堆旁脱身,来尽他们的职责。夜深了,站台安静下来,火车仍没开走的意思,连调车来的火车头把车厢送进站后都开走了。连日乘车的疲劳,一天的惊魂初定,红卫兵们都昏昏欲睡,纷纷趴在小桌上,仰靠在椅背上入睡了。一觉醒来,天已放亮,车还未动。当日上三杆,一派生机复始,我们饱经磨难的列车重新开动,继续北上,安全地送我们踏上回家的路。文化大革命全国造反夺权,给社会秩序生产秩序带来破坏,铁路运输更是深受其害,可就在那种混乱的环境下,铁路员工、产业工人、解放军还能快速有效地救助、安置大量的遇险者,表现了高度的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感,值得赞扬。当然对于撞车的责任,他们也会查清处理。政府部门在基本瘫痪的情况下也到场慰问,送上安慰和温暖,值的尊敬。

继续旅行的人是幸运的。被挤压夹扎在二节车厢之间遇难的人是不幸的,好在当时车上人已不多。如果事故发生在徐州以前、南京以前,伤亡一定巨大;如果追尾的货车是全速行驶满载的重车,我们这列车不少车厢会被撞烂脱轨,甚至全列翻下高高的路基,伤亡就更加巨大。

前几年,坐火车去上海,路过济南,几个通勤的铁路员工进到卧铺车厢坐在过道折椅上。车过白马山,看到这里发生巨大变化,昔日的小站已是几十股道的编组站。我情不自禁地对夫人说,那年就是在这撞车了,现在变化太大了。坐在过道的一位老铁路接过话说:对,文革时是撞过车。但我问后来到底多少人遇难,他不知道,说现在老职工还有印象,已经没几个人知道了。

我曾在网上查阅过有关几十年前这次撞车的信息,有二篇文章写的较细:一篇是以亲历者身份写的,过程和情节基本符合,可加了一些个人怨怼,说为了抢座位他在最后一节车厢被几个大学生打,强占了他的座,后来发生撞车,最后一节车厢被撞烂,那几个打他的人也被撞粉身碎骨。实际上当时车上空座很多,不用抢座,大串联秩序混乱,但没听说过大学生欺负小同学的情况,何况最后车厢并未撞烂,只是车尾公用部分撞瘪,车厢里也没死人,所以不全是事实。还有一篇文章写的大体过程和情节基本符合,但不是亲历,是听家里人后来说的,可能是铁路子弟吧,对于伤亡说法有些耸人听闻,说车上挤满了红卫兵,撞车后客车全被撞烂,尸骨遍地血流成河,车上三千多人全部遇难,这更不靠谱。前面我说过,当时车厢很空,空座很多,整列车估计也就千余人,而伤亡主要在倒数第二、三节车厢挤插隆起那几米,大家亲眼看到了二具尸体,一是列车左侧插穿位置,被车门挤压切掉的连着臂膀的头;另一具是列车右侧插接部被车窗挤扁面朝后的头和上身;插接车厢中间可能还困有遇难者,但不会多,只有恰巧到车门附近活动的人才有可能偶然遭遇不幸,这样看来估计不过十人。至于因剧烈的撞击和震动导致的脑震荡和外伤,肯定会有。

一切回忆文章,只有客观真实地反映历史,才有其价值。写出历史事件的真实,是每个历史事件亲历者的责任。愿曾一路同行的同代人五十年后能在网上相聚相逢,真实地还原历史。

 (照片说明:文中照片是从网上下载的类似火车事故照片,并非当时现场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