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从一堂俄语课的尴尬说开去  

2016-11-01 09:07:36|  分类: 师恩永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3班  张宝林
       
从一堂俄语课的尴尬说开去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杨园的时光是美好的,那是我们事业成功的起点,是值得回味的
       高中时我们班的俄语是由王雪聪老师任教。他的授课跟给我们上课的其他老师一样认真严谨,那叫掰饽饽说馅儿。但他组织课堂练习时却独具特色,哪个同学都甭想马虎偷懒敷衍过关。因为他组织同学们课堂练习从来不搞“大合唱”,都是单兵教练逐一过关。他常用“接下来”、“同桌的”……等俄文课堂用语把前后桌或左右边的同学串联起来鱼贯作答,即由头排边座的开始,由前至后一一回答,到末位再由同桌接答并由后至前,依此类推下去直至全班同学全部练习完毕。那可真是老师教学无死角,同学个个不含糊。
        有一次在俄语课堂上我还是被出了糗。那是在高二的时候,课堂练习一个未来时的句式: Я буду ……即我的理想是什么或我将来要干什么的意思。练习开始同学们依序起立作答,什么将来当工人、农民、教师、解放军等,开始的时候进度还是很快的。一会儿功夫,在我们那个年龄段眼中熟悉和仰慕的光鲜职业就被前面的同学选的差不多了。下一番的同学们开始在光鲜的职业上加些前缀词予以修饰,什么“忠诚的战士”、“优秀的教师”等。练习仍在继续着,同学们又不甘心重复,更不能没病找病地用“地主”、“资本家”、“走狗” 这类单词来作死。出新有些困难了,但同学们还是聪明的,开始选择相对平庸点的职业了,什么“饮事员”、“售货员”、“饲养员”等等纷纷出炉了。我的位置是相对靠后的,但也一直在动着脑筋,可每想出一个新句子,不时就被前面的同学先派上用场了。单词终有穷尽的时候啊,我有些着急了,可想而知我后面那些同学的心情该如何是好?苍天有眼,我又琢磨出个新词,心想着老师快叫我答吧,可前面还隔着好几位同学呢,只好一分一秒的挨着。好在前面的同学还真没人使用这个词,我很庆幸。难道当时这个职业中性且偏右?抑或是太冷僻?反正当轮到我时,就好像生怕被别人抢走似的,立即起身朗声答到:“ Я  буду  инженер.”,然后很自得地舒了一口气。可老师却未循常例进行点评或示意我坐下,而是举头眼望窗外的蓝天,不但纹丝不动,还沉思良久一语不发。此时,教室里寂静得很,长时间的凝固氛围,让被冷落在一隅的我心中有些发怵。这么少的单词量,这么简单的句式会错在哪儿呢?几分钟的煎熬终于过去了,他仍面对着蓝天责问到:“你想当一名工程师?能当上吗?”这时平静的教室炸开了锅,同学们顿时乐得前仰后合。老师的包袱抖的太响了,可我当时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从一堂俄语课的尴尬说开去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课堂练习又继续了,我也落座了。当时我就琢磨自己错在哪里?是过于追求标新立异吗? 是图虚荣想显摆吗?怎么会遭此尴尬?我也曾琢磨过老师,是不是因为我使用了冷僻嘎咕的单词一时蒙住了老师?且影响了课堂进度?抑或是需要来点儿插曲活跃课堂上沉闷的气氛?当时我真的不得其解。
        答案还是有的,只是自己后来也做了老师才体味得到。下乡后我进公社中学当了教员,为了孩子们的学习和成长,我也摸索出对不同的学生要采取不同的方式、方法。语言或粗犷、或细腻。有的要循循善诱,有的要夸奖鼓励,也有的要反讽激将。但无论采取何种语言、方式,目的却只有一个,就是让孩子们多学知识,快快成长,将来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王雪聪老师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其实,老师当时的这种激励倒也让我受益终生。每每面对一份新的工作,我都事先反躬自问:我能行吗?我也会自答:只要自己肯努力,一定能行!抽工回城进厂后我被分配到化机厂辅助车间当力工,可不到一年我就以工代干做了车间核算员,于是我自学财会知识,抓紧武装自己。
从一堂俄语课的尴尬说开去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一年后我又调入厂部财务会计处,和后来也调进财务处的马玉君同学(六六届一班)成为处内的两大主力。我负责财务管理,他负责成本核算。我们俩不但在厂内开班培训二十多位车间核算员,还在厂外的子弟技校讲授财务会计专业课程,成为不在编的财务专业教师。成人函授开始招生,我首批报考并被辽宁财经学院(现东北财经大学)录取。三年的挑灯夜读使我的专业理论水平有了更高的长进。巧的是函授刚毕业就赶上了企业首批评聘技术职称,晋职称的全省理论通考我以满分成绩位列全燃化局、全锦州市的榜首。所以,我在没有晋过会计员的情况下,破格受聘助理会计师。后来调入锦州市中国人民银行,我又赶上了事业单位的首批技术职称评聘,我当时是银行内唯一一名获得过技术职称的人,所以自然是行内评聘委员会的种子成员。这次我不但又晋升到中师职称,更倒反天罡的是,我这名当时的助师还评审推荐了四位高师,可笑不?几年后,随着知识的吸纳和经验的丰富我也受聘了高级技术职务。正是老师的激励让我干一行爱一行,而且干就要干好。一路走来,我在不断用行动向老师回答着:我能行!
        反过来再琢磨,下乡后的抽工返城,我真真切切的走进了大型国有机械制造行业,而且一呆就是十七年。所处的环境那可真是车、钳、铣、刨、磨;铸、锻、铆、焊、电……各技术工种一应俱全。但我一生却与工程技术一直没有搭界;虽也晋升了高级职称,但就是与“ инженер”(工程师)不沾边。可也让我未觉得遗憾,这也并非是老师当年的话框定了我,而是自我感知,一路走来理性中道的我顺应了命运的客观安排,而且是每一步都很适合我的安排。是不懈努力共自知之明让我始有今日。试想拧着来,进厂就争取从技术徒工做起,尔后一直从事技术工作,其结果会比现在好吗?我实在想像不出。因为,我对自己是否具有那种匠人的气质和天份,真的一点儿也自信不起来,但是我相信,做事要踏实,任何事情的成功都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我敬佩老师的教法,他让我记忆终生,受益终生。
        从一堂俄语课的尴尬说开去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三年三班的兄弟姐妹们,还有人能记起五十多年前那堂俄语课吗?
       
       




 照片说明: 1、作者在锦西化工机械厂的工作照;
                      2、1998年离校30周年聚会3年3班同学与老师合影,前排右5为王雪聪老师;
                      3、七十年代锦西化机财务处的集体合影。中排右1、2是马玉君和本文作者;
                      4、70岁的我们相聚红缘酒楼话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