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同学王国良  

2016-11-17 09:22:09|  分类: 学友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3班 李沛林

我和同学王国良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认识国良,是从19639月升入锦州一高中开始。到现在,时间过去了53年。我和国良的交往也走过了53个春秋。53年里,有朝夕相见,也有天各一方。但是,联系没有中断过,沟通也没有中断过。国良在我的记忆中始终印象清晰,至今记忆犹新。

6391号,是一高中新生报到的日子。我家在学校大院内住,环境熟,我早早就来到我分到的一年三班教室,坐等未曾谋面即将同窗的新同学的到来。

第一眼见到国良,是在教室门口。他挺高的个儿,瘦瘦的脸,衣着挺随意。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我和他打过招呼,就坐在一起闲聊。他告诉我他叫王国良。从义县考来的,家在农村,到县城还得走挺远的一段旱路。言谈中我觉得他不怎么爱说话,总是我问一句他答一句,也不善语言表达,但话很实在。这就是我和国良的初始。

有了初识,以后接触就多起来了。对这个初到锦州,人地两生的新同学,我多了几许热情,常聊上几句。开学没多久,就邀请他去我家串门。他挺实在,一点没犹豫就跟我走了。这第一次串门,国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我父亲是一高中的老师,一个老知识分子。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家里财富没多少,但藏书总会有些,我家也是如此。国良进到我家屋里,第一眼就盯到了靠墙的书架上,说了一句:“啊,这么多书哇!”他在家乡的时候,肯定没见到过这么多的书。接着他又是一句问话:“这些书,你都看过吗?”这句话问的我有点汗颜。我老实回答:“很少看。”他接着是一句自言自语:“这条件太好了。我要有你这条件……”他的话没了下文。但我想到了他想说的话:我浪费了读书和学习的条件。这次串门,让我对这个从农村走来的同学刮目相看,有了深层次的认识:国良对书和读书确实有非同寻常的兴趣;他对书的喜爱和读书的兴趣超乎我的想象。

国良不止一次跟我说过,他能到锦州念高中,真的挺不容易。家里条件不好,父母靠种地为生,并不希望他念多少书。只希望他早点帮家里一把手,而国良又对读书特别执着,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因为读书而发生争执。听他说,为躲避父母的唠叨,他还曾有过一个人跑到大地庄稼窝棚偷偷看书的举动,令父母感到为难。抗争的结果,父母妥协,只好让他继续念下去。

深知读书机会来之不易的国良,考入一高中后,不忘初衷,一门心思,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了读书学习之中。他是住校生。宿舍、食堂、教室是他的活动范围。睡觉、吃饭、学习是他的全部活动。六十年代,国家实行的是单休制,每周休一天。这宝贵的一天,他都用在了读书上。每到星期日,他大都“泡”在了新华书店。那里是公共阅览室,可以整天免费看书。想读书而又囊中羞涩买不起书的国良,理所当然的把新华书店当成首选之地。当年的锦州新华书店在老马路附近,离一高中十多里路。没有公交车,来回要步行。午饭也得免了。他一看就是一天。个中甘苦,我想象得出,国良自己更清楚。为了读书,国良心甘情愿的找苦吃。也许是年青时养成的习惯,现今七十多岁的国良,还是经常光顾新华书店,去那里看书。

晚间有时间,国良也常去我家串门。去了聊上几句,就要到书架上找本书看看。看入迷了,往往就会忘了回宿舍的时间。几次都是我“撵”人了,他才赶紧离去。

70年夏天,当时我还在农村插队当知青。一天,我接到一包邮件,是从四川寄来的,我猜到是国良寄来的。拆开一看是一本书。书名叫《赤脚医生手册》,不知国良是从哪淘弄来的。里边夹了封信,告诉我这是本医药书,还告诉我说,我在农村可能有点用。快五十年了,这本书我一直保存着。书皮翻坏了,我用厚纸重新糊好,放在书架上,还常拿出来看看,真的用上了。看到书,自然就想起了国良,想起国良在校读书的刻苦劲,想起国良这些年的经历,心中会生起许多感慨。

我不知道国良从读书中得到多少收获,但他对书的喜爱和读书的那种韧劲,着实让我敬佩。现在回忆起来,也是如此。

可惜国良命运不佳。一场“史无前例”的文革运动,彻底打碎了他的读书梦,也打碎了他梦想中的前程。

国家动荡,个人不会有稳定的生活。国良静心读书的日子因文革而一去不复返。他开始随波飘荡。68年知青下乡,他当兵进川;复原回义县当了农民。他不甘寂寞,又去了新宾县林牧场,当上放牧工,开始与鹿为伍,在“朝阳沟”沉淀下来。凭着所学的还没有忘掉的知识,他又当上了教书先生,在那里教几个年级的课。人老思乡,后来他又调回了义县,在粮库干上了保管员。这些年里,他四处奔波,再也没有找到重新读书的机会。这些情况都是国良给我的来信中讲到的。字里行间,流露出许多的无奈。

得知国良重又回到义县的消息,已经是2010的事了。热心肠的春桥同学约我一起去看望国良,想知道阔别三十多年的老同学现今啥样了。我找到了一台车和春桥一起去了。国良家就在义县粮库大院内。一趟十多间连脊的平房,只住着两户人家,其他房都是空着的。仅靠东头一家住的就是国良老两口。这里离县城远,很偏僻,也很寂寞。我们待了大半天没看到一个人影。国良家的屋里也不大,地中央放一个饭桌就满了。靠墙边的桌子上,堆着些旧书,可能是国良有空时看的。

原打算请国良出外吃顿饭,唠唠这些年的经历。国良夫妇一口回绝:“那不行!到家了,大老远来的,管怎的得吃口饭。”我俩只好作罢,听国良安排。


我和同学王国良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程车上,春桥苦笑着说了一句话:“国良的命真是够苦的。”春桥的话说到我的心里去了。我和春桥有同感。现在我们都老了,青春不再,追求不再,但有充裕的时间。但愿国良晚年心态更平和,不妨再钻回他的阅览室,重做“读书郞”。

 

有时候我会发奇想:如果真能穿越,再回到从前,再给国良一个安心读书的平台,国良又会是什么样呢?

 

我和同学王国良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照片1、1966年4月合影于锦州,右王国良左李沛林;

       2、2016年正月初七王国良在3.3班班会上喜笑颜开

       3、2016年重阳节3.3班团聚,王国良(后排左六)、李沛林 (前排右二)和同学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