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家乡的小豆腐  

2016-11-16 15:37:28|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8   刘庆年

          季秋时节,我回了家乡一趟。百多里的路程,过去会要走上小半天的。现在有了便捷的交通工具,加之环渤海大道路况好,车流少,个八钟头就到了。宋之问回到家乡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我则不然:近乡情更切,就想见亲人。乡亲们是知道我要回来的,堂侄儿已经做好了家乡菜——小豆腐,准备用来款待我们一行的。他说,老叔,知道你爱吃小豆腐,没准备什么别的,主要就用它来招待你们吧!

家乡的小豆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果不其然,小豆腐吃起来真美真香,尤其是家乡的小豆腐。我想,生长在东北黑土地上的人们,几乎没有谁没吃过小豆腐的,更很少有不喜爱吃小豆腐的。若说百吃不厌,亦不为过。家乡的小豆腐敢说可与龙肝凤髓、鱼翅燕窝相比。只要一想起来,就会咽湧唾液;看到时,更会目不转睛,垂涎三尺;吃过后,也是唇齿留香,三日不绝;哪怕几年后吧哒吧哒嘴,还觉得余味无穷。小豆腐极勾馋欲!

那是一九九三年在松山乡工作时,十几个一高中老同学来到乡里,我就曾用小豆腐招待他们。其中一佟姓同学吃了一口,颇为感叹地说:大年呀,我怀孕的时候,就馋这一口儿!啊,我知道晚了,那时若知道就给你送过去了,吃了小豆腐兴许会出现奇迹呢!

家乡的小豆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说起来小豆腐的制作工艺很简单。先把豆子用锅煮熟,然后上石磨磨成糊状,再用锅加上水调成稀糊状,添加些菜叶(生活困难时期还会多加些野菜或今天扔掉了的老菜帮子),也可不加任何东西的,用火烧个开儿(沸点)就成了。一碗黄澄澄散发着小豆腐独特香气的佳肴端至你的面前,再佐以葱花,青酱(乡下人熬制的酱油),那种味道,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秫米(高粱米)干饭小豆腐,一顿饭下来,准能撑得你眼儿冒!

家乡的小豆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小时候温饱不济,若能吃上一顿小豆腐(加野菜),绝非易事,有如过年吃饺子一样。那是在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记得放学后妈让姐姐和我到田里去拣落地的豆枝,她说回来给你们做小豆腐吃。我是不爱劳动的,可这次却急忙拿来筐和袋子(筐装豆枝,袋子装豆粒),欢蹦乱跳地跑到生产队收后与苞米混种的豆子地里。刚刚拣了两枝,就被苞米茬子穿(扎)腿了,鲜血从很长的口子里湧出(估计扎静脉上了),吓得姐姐赶紧把我带回家包扎。小豆腐没吃上就不说了,挨了爹一顿哴,还要揍我,说我折(zhě)。

家乡的小豆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豆腐的家族,有小还有大。大豆腐(亦称白豆腐)的制作就繁琐复杂了。它不仅需加卤水点入合成,重要的是,先把豆子用温水泡开(即膨胀),用石磨磨成豆浆状,以大锅熬熟滤除豆渣,这时点上卤水,最后用特殊模具(俗称豆腐板子和豆腐包)压出水分,使之成形。而干豆腐与大豆腐前期工艺相同,只是成形方法不一样,干豆腐中几乎不留水分。在农村,做大豆腐和干豆腐,不是件容易的事,它需要专用模具的。所以,百十户人家的村庄,也就一家专业豆腐坊,甚至有的地方几个村屯才唯此一家,谁要捡(买)块豆腐,常常走出几里路呢!

饭菜很快就好了,又找来了几位乡亲陪我们,大家难得一聚,喝点儿小烧儿(小酒厂烧的酒),共话当年。只要一开闸,就收不住车,欢声笑语装满屋。当年撒尿和泥儿、招猫逗狗儿、抓鱼捞虾、打架斗殴的往事,伴随着嘻嘻哈哈,全都随酒劲儿一股脑儿湧上心头,滚上了脸腮。说不上年轻了还是年老了,总之是又回到了孩童的顽皮时代。都说“红颜弹指老,芳华刹那消”,我没有看出来,倒是让我看到了他们不为匆匆过客而动容,更不为过眼烟云所烦扰,我佩服这些终身制的农民,五体投地!

家乡的小豆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的家乡在大凌河入海口不远的地方,很多海沟河汊,芦苇碱滩,盐碱滩上最常见的是盐稀菜(学名碱蓬菜)。深秋之际,遍地盐稀菜成了红红的地毯,红海滩连着晚霞,天地难分,“无边光景一时新”。偶尔可见一队南飞的雁阵,给人平添几分无端的惆怅……还是不说这些吧。儿时的乐趣经常萦绕在我们的心头,那时曾看到的家乡的一切都会感到无比的亲切,物质匮乏年代吃的粗茶淡饭,想来也香甜可口。说来那时野生环境非常好,在课余时,我们常常摸鱼捉蟹。盐碱滩上小螃蟹(当地人称驴粪球子,学名天津厚蟹,生长在潮间带)遍地都是,夜晚用灯火一照,它们就会自动朝火光爬来,你只管用袋子装吧。扛回家里把它磨碎,滗去渣滓,用锅熬,就成了一锅螃蟹豆腐。那味道可能永远也找不回来了。堂侄儿说,没问题,下回一定补上。

说起家乡的豆腐品类还很多,生活困难时期,我们的老家人用家乡的盐稀菜籽和野爬豆籽磨成的豆腐,吃起来也别具风味。还有的是用线麻(搓绳子材料)籽做的豆腐,十分好吃。就是吃后容易迷糊(头晕),像喝醉酒了一样的散脚,一般不能多吃。曾经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吃过后,上不了学,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线麻籽”。估计现在没有人吃了,否则司机吃了,还得按酒驾处理。交通规则中,在酒驾后还得添上“线麻籽驾”处罚条文。

酒喝到此时,就不知道什么‘多’与‘少’,只感到越喝越来情绪,有人起杯, 无不应和,那是来者不拒。这种心情畅快无比,仿佛是年轻了几十年,高兴心情无以言表。丝毫没有“自古逢秋悲寂寥”(刘禹锡句),也没有“长风万里送秋雁”(李白句),更没有“镜中衰鬓已先斑 ”(陆游句)的感觉,有的只是“霜叶红于二月花”。席间一老友还把“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改成了“季秋时节需纵酒,老哥作伴常回乡”。改的多么贴切!这当然是要干杯的!啊,“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这时一个孙辈女孩给爷爷奶奶们献歌一曲,唱的我们心潮荡漾,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我夸了一句“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酒意正浓,诗兴大发。

家乡的小豆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在渐入佳境之时,又是老伴搅散了局。其实肚子里装不下了。小豆腐不能多吃,少吃多得味,多吃活受罪。多了,它会在肠道里产生一种气体,不仅腹胀,还有让人讨厌的气味……

启程的时候到了,乡亲们都赶过来送我,异口同声地要我们常回来看看。“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能不回来吗?这是我的故乡,是我酷爱的热土。

我还要来看看乡亲们,还来吃家乡的小豆腐。

 (根据同学建议,作者又作修改稿)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