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一次偶发的青春躁动  

2015-10-24 12:11:05|  分类: 下乡进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下乡插队趣事之四

        66届3班   张宝林

        一次偶发的青春躁动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当了一年的民办教师。我执教的李金中学离青年点不远,大约3里多路,我一直没去住宿。早晨上班徒步去学校,晚上下班回青年点吃住。一是住校的三个老头和校长派性都很严重,我不原意裹进去;二是一直心系青年点,生怕剪断与一趟车来的同学们情感的纽带。每天早晨,同学们下头崩地我起来帮厨;晚饭后,同学们齐上手帮我批改学生作业。星期天,我坚持参加生产队劳动,不是栽薯秧子,就是开河道造稻田。这样,我感到了生活得格外和谐充实。
        1970年的夏天,青年点统一置备草帽,问我要不要?自然是人人有份,统一置备,我没有不要的理由。过些时日,草帽从县城买回来了,其中女生的三顶是宽沿的那种,男生的七顶则是小窄沿的,帽腰上还缝制了一条黑亮的缎带,是顶草礼帽。草帽的到来,让我的同窗的男生学友们来了一个与之配套的行动——发型全部变为光头!这可能是年少轻狂的知青因为不甘平庸而寻另类,因为不耐寂寞而渴望爆发的叛逆期的一种躁动。那天,他们等着我下班回来,为我剃头,一同加入“草帽党”的行列。当时,我以为人师表不能破相为由,表示反对,宁可不要帽子了。可是我的反对无效,哥几个一齐起哄:“帽子买了,咋退啊?谁也不能特殊!”说着说着,就动手了,摁着的头就是一剃头推子,推成了“牛鬼蛇神”头。没办法,继续吧,不得不整齐划一,我也成了秃头。我可怎么面对学生啊!我恨死几个施暴的哥们了。其实,我也是仅在当时恨得咬牙切齿,青春的狂浪在我的血液中何曾没有萌动?那一夜,我辗转反侧,事已如此,木已成舟,我该想想对策……
        第二天早晨,斯文扫地的我又去中学上班了。三位年长的老师看到我都在发笑,不知道是我的样子幽默还是幸灾乐祸?可是李校长则是另一种表情,开始是一怔,然后脸色马上多云转阴,显然很不高兴。我怯懦地向李校长解释着,并提出请两天事假。李校长深思良久后,面色也渐渐转为正常,平缓地问我“请假有事?”我解释道:“怕影响学生,头发长两天再来上班。”李校长一边说没那个必要,一边布置让我领晨操,我似乎有所领悟。待到早操的钟声敲响,师生们向操场聚拢,我也脖子挂口哨,登上了领操台。我照着体育老师的范儿喊着口令:稍息!立正!预备!起!接着吹了几遍四八呼的哨子,早操就顺利地结束了。包括我讲的第一节课,同学们也没有太注意我的发型。返回办公室,李校长说:“做操时你班也仅有几个女生略有交头接耳,总体上学生们的反应不算强烈。”
         一场想象中的风波就这么有惊无险地化解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早晨先领操,会收到在上课前起到分散学生在课堂注意力的效果。看来,我这个从教一年的新兵,确实是嫩了点儿。我从心里特别钦佩这位基层中学的李校长,并下决心把李校长的教学技艺统统学过来,使其发扬光大。遗憾的是,我的教龄仅止步于“新兵”,当年九月就被招工回城了。但是老校长的工作方法始终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以后的工作。
        这件事让我又学会了成长。下乡的日子里,我们从懵懂的知青逐渐走向成熟,走向未来。事后我一直在想:剃秃头破相和同窗友情相比,情谊更主要。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不要太在意别人的指指点点,内心的强大比外表更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