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教师情结  

2015-09-09 05:43:10|  分类: 我与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第31个教师节

67届2班  陆  力

1982年1月,我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站在神圣的讲台上,心中鼓荡着难以名状的激动。我终于实现了青春岁月中的一个梦想,拥有了一份自己喜爱的工作。从此,在社会的舞台上,教师既是我谋生的职业,又是我钟爱的事业。一个人,能够将职业当成事业去做,无疑是幸福的。

我有幸与教育结缘,得益于1977年冬季恢复的高考。实事求是地说,考取锦州师范学院,毕业后成为一个教书匠,当时并不被人看好。报考大学时,我的工龄尚不足3年,不能享受带薪读书的待遇,报考时选择专业的自由度比较大。然而,在允许报考的三个志愿中,我不假思索地填报了锦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尽管在锦州一高中读书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就读这所学校,但是,为了圆青春时代的大学梦,也为了那久存于心的教师情结,1978年春天,我欣然地走进了这所以培养高中师资为目标的高等师范院校。

那久存于心的教师情结萌生于知青岁月中发生的一件往事。就我个人而言,下乡长达7年之久,有许许多多的苦涩记忆,而这件事对我的刺激极深,许多年来一直郁结于心。

1970年初冬,因人员的变动,杨总小学需要补充一名民办教师。开始,大队研究了一个人选,可本人没有同意,只好再开会研究。当时,在一线劳动的知青已经不多,有几名同学即使在一线劳动,也是大队的骨干。我想,这次是不是能够轮到我了,如能如愿,我会全身心地做好这项工作。

很快,大队的研究有了结果,决定由一个来自凌河初中的女知青担任民办教师。得知这个消息,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其实,下乡后这类事情我遭遇了多次,假如没有后来的事情,我还不至于这么耿耿于怀。

一天晚上,我去下放到杨总的一位“五七大军”家里串门。那时候,知青与五七大军关系密切,有许多共同语言。我们聊着聊着,就听他们夫妇俩十分同情地对我说:“你们知青没有几个在一线劳动的了。我们曾经和某某人谈论你们青年点的事情,说你不也是一高中的同学吗,文化水平不比别人差,为什么当不了民办教师呢?某某人回答说:‘她可是特别想当,哼!可就是不让她当……’”接着,他们说了一些安慰我的话语,但那些话我一句也听不进去,一直想着某某人的话。

某某人的话如同一个闷棍打在我的身上,疼在我的心里。我知道,此人有着特殊的背景关系,在那样的年代里,其言不可小觑。我仔细琢磨,听出了话语中的轻蔑与嘲讽,悟出了其中的潜台词:别看你整天读书学习写报道,就是不用你,再有多少件好事也轮不到你,你就老老实实下地干活吧!一时间,我既感到尊严扫地,又觉得蒙受了耻辱。凡是有一点常识的人都清楚,当教师是需要有一定知识水平的,而那个凌河初中的知青,本来就没有多少基础,下乡之后很少读书学习,靠什么教书?而我下乡后一直坚持学习,坚持业余报道,撰写的稿子经常被采用,从来没有人对稿件的思想内容提出过异议,这足以说明我不但具有一定的知识能力,而且还具有一定的思想水平。可是大队研究的结果竟是这样,这是为什么?难道我只配做一个出大力流大汗的劳动力吗?

思考了几天,我终于明白:在那个极左思潮泛滥的年代里,像我这种被打入“另册”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只能够在第一线老老实实地“接受再教育”,任何想脱离第一线劳动的想法都是异想天开。既然我早已下定决心保持一种学习状态,那么就要排除一切干扰坚持读书学习,专心致志地写新闻报道,倘若因为这件事乱了方寸,贻误了大好的光阴,自己的人生就真地走入了死胡同。

古人云:“知耻而后勇。”我将其稍稍变动,谓之“知耻而后进”,其“进”,我理解为奋斗、进取。几年来的艰难处境打造了我的倔强性格:越是不受人待见,越是要坚持奋斗,勇于进取,不断地用知识充实头脑,一定要向世人证明自己的实力。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学习的知识会派上用场。

1972年10月,高岭公社党委决定让我担任公社的专职报道员。虽然经过几次招工,在农村的一高中老三届同学已经为数很少了,但在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我仍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动与兴奋。我在报道员的岗位上努力工作着,对新闻工作热爱的情感很快超越了那个萌生近两年的教师情结。

1973年冬天,绥中县文教组在高岭公社举办“语文课开门教学现场观摩课”,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现场观摩课”竟给我创造了一个登上讲台的机会——为高岭中学的学生讲一堂“新闻采访”课。

那是一个下午,我走进了高岭中学的一间大教室,前面坐着几十名学生,学生后面坐着几十名从各公社赶来听课的语文教师,其中还有我熟悉的一高中老三届同学。高岭中学的一位老师做了简短的开场介绍后,我便拿出事先准备的讲稿,从容“讲课”。由于我讲课的内容能够做到理论联系实际,特别是引用了一些鲜活的采访实例,而且讲授时语速适当,语音注意抑扬顿挫,课堂效果很好。尤其是学生专注的目光常常与我的目光相遇,我体验了教师与学生在课堂上情感互动的喜悦。

这是我平生的第一次授课,深受校方的认可。事后,那位做开场介绍的老师对我说:“我都有些紧张,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紧张呢?”我微笑不语。在我的心目中,讲台是无比神圣的,作为教者,一旦登上了讲台,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的身上,不允许出现纰漏。基于这一点,我接到通知后进行了认真的“备课”,从自己的采访实践中撷取最典型、最感人的事例,将其与新闻理论融会贯通。走上讲台后,就摒弃杂念,进入“忘我”的境界,专心致志地把准备的内容清晰准确地讲述出来,有这样的心态是不会紧张的。

这次“授课”,使我看到了自己做教师的潜质。课堂上所经历的一切使我深深陶醉,也恒久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我想:倘若不是极左路线的影响,倘若不是某些人的偏见与歧视,我可能早就登上了讲台,将文化知识的种子播撒在学生们的心田。这样,暂时搁置的教师情结又涌上了心头。从这时候开始,当记者,做教师,就成为了我的青春梦想。我努力着,憧憬着,幻想着:记者与教师,只要实现了一个,此生足矣!

1975年5月,我结束了知青生活,回到了锦州,落户于二轻局所辖的锦州市工具厂。我的青春梦想破灭了。几分失落,几多感慨,我怀着复杂的心情默默地踏上了人生的又一个起点。

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昂起头,挺直腰,干出成绩,活出尊严。在工厂,干技术活、计件活都不是我的长项,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扬长避短,找准位置,发挥潜能。我坚信,知青岁月遭遇的挫折不会重演,那种令我蒙受耻辱的事情不会出现。

值得欣慰的是,在这个500多人的企业中,我很快就获得了领导和工人师傅们的理解和信任,不久,我担任了厂团总支书记、党总支委员,得到了多方面的锻炼。我做过许多工作,其中的几项还与教师有些相似呢!

1976年元旦,毛主席的《词二首》(《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发表,两报一刊发表元旦社论《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根据二轻局党委的要求,各单位须向职工宣讲毛主席的《词二首》和元旦社论精神,领导班子研究决定由我负责宣讲。接受任务后,我立即查找材料,精心准备,撰写讲稿,向全厂职工宣讲,受到好评。后来,我担任了理论辅导员,除了面向全厂职工宣讲政治理论外,还担任了厂青年工人夜校的政治课教员。

更令我欣喜的是,我还有了接触学生的机会。因为我们厂是锦州市“工业学大庆”先进单位,经常有四中、五中、七中等校的学生来到我们厂了解工厂的历史与业绩,这项任务又落到了我的头上。我向一批批的学生讲述着工具厂的历史与变迁,还受到担任四中团委书记的我班同学郭迎春的邀请,去四中为共青团干部做专题宣讲。

做了这些工作,我感到了一种心理的满足。虽然这些工作并不能改变我集体企业职工的身份,但我找回了人格的自尊,我再也不是那个活得没有尊严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了。正是那件对我刺激极深的往事激励着我在人生旅途上不断地奋斗、进取,使我圆满地完成了一个个任务。

机会永远属于有准备的人。粉粹了“四人帮”,结束了十年动乱,我们的祖国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我也凭借着多年来的知识积累获得了彻底改变命运的机会……

走进阳光明媚的春天,登上高校的讲台,从事着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心中洋溢着喜悦与幸福。能够有这么一个人生拐点,自然会唤起许多回忆与遐思。我曾经在《阳光总在风雨后》一文中写道:“我第一次走上讲台的时候,心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想法,有朝一日昂起头来回到我下乡的地方,大声地说:‘我当老师了!’”

2008年9月25日,在上山下乡40周年的前夕,我回到了曾经抛洒着青春和汗水的山乡,回到了给予我刻骨铭心记忆的杨总。我终于和同学们站在同一片蓝天下,面带微笑踏上了这片热土,但我并没有说出那句萦绕于心头的“气话”。

阔别了几十年的村民很快就认出了我,叫着我的名字。他们说我“几十年变化不大,而且比下乡时还精神”,他们说我“气色好,这些年一定很舒心”,他们说我“这些年发展得不错”……是的,无需多语,我的微笑已经证明了一切。

岁月若水,走过之后才知道深浅;岁月如歌,唱过之后方懂得美妙。时隔几十年,对于那些早已尘封的是是非非,我的心里已经没有积怨,沉积下来的只有与自己坎坷经历相关的感悟与情怀。我遭遇那件往事不过是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它之所以郁结于心,是因为它不但使我萌生了教师情结,而且催促我在人生的旅途上积极进取、永远奋斗!

  评论这张
 
阅读(90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