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说慕容黄帝后 他言蛮夷乱攀亲  

2015-06-06 18:26:27|  分类: 友情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燕寻踪(三)

辽沈晚报主任记者  张松

 

                   慕容鲜卑“有熊氏苗裔”

在现存史料中,可以找到关于慕容鲜卑族源的一些记载。《晋书》卷一0八《慕容廆载记》提到慕容廆“其先有熊氏之苗裔”。“有熊氏”是黄帝族的专有称谓。黄帝部落的重要图腾之一是“熊”,因此黄帝部落也称“有熊氏”。苗,原为“初生的植物、禾谷之实”之意,后由禾谷之意转义引申为“子孙后代”,“裔”即“后代”。称慕容廆为有“熊氏之苗裔”,就是说慕容鲜卑一族为黄帝的后裔,是正宗的炎黄子孙。

《十六国春秋》之《前燕录一·慕容廆》的记载与此略有差异,称慕容廆是高辛氏的后裔。“慕容廆……本出于昌黎之棘城。昔高辛氏游于海滨,留少子厌次以君北夷。”高辛氏,又名帝喾(传说中的五帝之一),帝喾为黄帝的曾孙。慕容廆若是高辛氏的后人,自然也是黄帝的子孙。

到了宋代,郑樵所作《通志·氏族略》中也记载慕容鲜卑为黄帝后人。郑樵的说法是,慕容氏出自中古时期,是部族首领高辛氏的后裔,后建立鲜卑国,自言“慕二仪(天地)之德,继三光(日月星)之容,遂以慕容为氏”。明代杨慎在《升庵诗话》中曾写道:“慕容氏自云轩辕之后”。传说黄帝住于“轩辕之丘”,故名“轩辕”,“轩辕之后”即“黄帝之后”。

朝阳学者雷广臻认为,慕容鲜卑一族起初没有自己的文字,血缘传承全凭世代口耳相传,但关于本族是黄帝后裔的记忆,却是异常清晰地。

雷广臻表示,除正史的明确记载外,考古学的新发现也为慕容鲜卑为黄帝后裔一说提供了有力的证据。考古资料证明,慕容鲜卑人生活在红山文化区。在雷广臻看来,红山文化区是黄帝、颛顼的活动区,慕容氏的第一个都城大棘城据说就是“颛顼之墟”。“慕容鲜卑先以大棘城为王城,后以龙城为都城,不仅因为这里是黄帝、颛顼的故里,慕容氏定都辽西,大有返回故土,寻根问祖之意。”

                    中原人并不认可慕容说法

慕容鲜卑为轩辕黄帝后裔一说,大概是在慕容氏创建的前燕入住中原后产生的。在很多学者看来,这不过是慕容皇族为确立在中原的合法统治地位、为立国称帝所做的一种刻意的舆论宣传而已。

就比如“慕二仪之德,继三光之容,遂以慕容为氏”的说法,实际是一种美化。在檀石槐建立东西纵横千里的鲜卑大联盟,并将其分为“西中东”三大区域部落之时,“慕容”之谓就已存在。“慕容”不过是中部鲜卑某部大人的名字,与阙居、推演、素利、槐头、置鞬、落罗、阙机、柯最、弥加、日律、宴荔游等11位鲜卑大人都是檀石槐时期统领各部的鲜卑首领。“慕容”也不是后来演绎的、莫护跋头戴的“步摇冠”的鲜卑语音译,它只是一个部落大人的名字而已,具体何意不详,但似乎全无后来那种冠冕堂皇的拔高曲解。

慕容鲜卑自称与汉族同宗同根,但与汉族建立的中原王朝间的睦邻关系却难称和谐,时服时叛,阴晴不定。统一鲜卑各部的檀石槐,就是一桀骜不驯的枭雄。东汉政府派使者持印绶封其为王,欲与和亲。面对如此礼遇,檀石槐不仅不接受,反而“寇抄滋甚”。

慕容涉归掌控慕容部时,于西晋太康二年(公元281年)叛晋自立,寇辽西、昌黎二郡,平州刺史鲜于婴率兵大破之。第二年,西晋安北将军严询再败慕容鲜卑于昌黎,杀敌数万人。。慕容涉归震恐,仓皇率部东迁。

到了慕容廆当政时,也不听西晋中央政府的指令,攻伐辽东,逼杀夫余王,后在西晋的不断打击下,鉴于自身实力过弱不足抗衡的严峻现实,慕容廆才决定向西晋乞降,被西晋封为鲜卑都督。

不过,在与中原汉族王朝的交往中,慕容鲜卑也多有合作之举。比如莫护跋曾协助司马懿讨伐公孙渊,立功后被封为率义王;其子慕容木延后率部参与魏将毋丘俭讨伐高句丽的战争,因功被封为大都督左贤王。

西晋爆发“八王之乱” 时,大批中原流民涌入辽西,慕容廆开仓赈济,并设置冀阳、成周、营丘、唐国四郡为侨郡,安置流民。不少胸怀韬略的士人纷纷来投,如河东裴嶷、北平阳耽、庐江黄泓、代郡鲁昌等。史载,慕容廆“举其英俊,随才授任。”

慕容氏为取得攻掠别部的合法身份,一度投靠已逃亡江南的东晋政权,不远万里派使者赴建康(今南京)索官求爵。甚至提出,由慕容氏出头,代东晋收复被外族残破的中原江山。但是,当慕容儁进军中原自立为帝后,面对前来通好的东晋使者,却毫不客气地打发回去。随后变反目为仇,与东晋兵戎相见。若非慕容儁去世,前燕险些组织百万大军,渡江灭晋!对所谓同出轩辕后的“同宗之谊”, 慕容鲜卑似乎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从来就没有当过真。

虽然慕容鲜卑的汉化程度、对汉文明的认可度要高于同时期的其他游牧民族,但在能否与中原汉族水乳融合、与中原王朝平起平坐这一核心理念上,却显得不太自信。

趁中原后赵内讧,冉闵自立称帝之机,燕王慕容儁率军挺进中原,生擒冉闵。被俘的冉闵与高高在上的慕容儁间,爆发了一场火药味十足的对话。公元352年五月,冉闵被押送到蓟城。史载,乙卯,冉闵至蓟。俊(慕容儁)大赦,立闵而责之曰:“汝奴仆下才,何得妄称帝?”闵曰:“天下大乱,尔曹夷狄禽兽之类犹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邪!”俊怒,鞭之三百,送于龙城。后人重温这段对话,可分明感知,以慕容儁为代表的慕容皇族对世人以“夷狄”称之,十分忌讳。那么,这种忌讳,究竟是出于被人误解的悲闷羞愤还是谎言被揭穿后的张皇失措呢?

有趣的是,慕容皇族忌讳夷狄之说,却视其他游牧民族为不沾教化的“胡人”。 慕容儁定都邺城,入住深宫,一夜梦见后赵已故皇帝石虎化为一头斑斓猛虎啮咬其臂,奇痛难忍。醒后,便令人四处刨挖石虎坟墓。发掘出石虎尸体后,史书中留下这样一段记载:“俊蹋而骂之曰:‘死胡,汝敢怖生天子!’”这段记载令后人生疑,慕容儁是真的梦见石虎梦中化虎咬人,还是无中生有借机作秀,以证明自己的正统身份呢?

尽管慕容鲜卑一再声言本族是黄帝之后,但中原汉族并不买账。慕容儁攻占中原后,曾一度回辽西处理善后政务。他前脚刚走,幽州、冀州的中原汉族地方势力便认为慕容鲜卑不可能在中原久留,立刻聚众作乱。逼得慕容儁赶紧返折回来,带兵弹压。这说明,对慕容鲜卑这只塞外来客,无论他们如何与自己拉关系套近乎,中原汉族明显缺乏血浓于水的民族认同感。

为增强自信,除散播“我本轩辕后”的观点外,慕容皇族还不断采用谶纬之术,借助天命、异兆等所谓的异象来标榜自身的正统地位,但这似乎更加凸显了其根基不稳的不牢靠与身份不明的不自信。

对慕容皇族这种贯穿始终的心里纠结,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的赵红梅老师认为,慕容氏的起源问题,是五胡十六国时期少数民族政权入主中原的过程中,部分统治者对其族属认知的共性问题。在民族心理上,这些少数民族政权首领对华夏的认同,是这些少数民族得以迅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无论是提出其先祖为“有熊氏之苗裔”,还是将祖先追溯到高辛氏后裔,都是为表明慕容鲜卑是流落夷狄之地的华夏子孙。这种比附的目的,不会是只将慕容鲜卑的祖先追溯到华夏始祖黄帝身上就完结的。换言之,华夷共祖思想的落脚点应该是在黄帝及其子孙居住的中原之地上。也就是说,在其祖先为“有熊氏之苗裔”的寻根信念的感召与呼唤下,中原地区自然成为慕容鲜卑祖先的居住地。倘使慕容氏势力强大,据有中原,那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被视为回到其祖先居住过的地方,无异于重返故土。因此,“华夷共祖”理念的传播,可视为慕容鲜卑政权为日后得以进军中原做提前准备的舆论准备。通过这种华夷共祖的现象可以推测,东晋时期的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前,已充分认同了“华”,且急欲摆脱自己“夷”的身份。这就促使五胡首当其冲地选择了族属上去寻求与“华”之间的同源共祖,但这种说法显然不是信史,而是慕容氏与汉族接触以后对族源所作的一种附会。

                     科学证明华夷确为一家

几千年来,“夷夏大防说”成为中原汉族与周边少数民族彼此之间一道难以跨越的心里鸿沟。更多的声音倾向于“夷夏自古有别”的传统论调,但人类学家经调查得出的科学数据却令人吃惊:夷夏同宗。

锦州学者冯立民先生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前些年,人类学家对中国北方汉族与南方汉族进行了上万例血样抽查。结果发现,在汉族XY46对遗传基因中,没有发现阿尔泰语系族群如古代靺鞨和现今朝鲜、日本人群所拥有的相似的遗传基因。由南北方汉族人群的血样抽查可知,其母系基因虽有所不同,,但父系基因却都是一样的,即两种父系基因:01M11903M122

众所周知,几千年的华夏史就是一部民族融合史。包括慕容鲜卑在内的诸多周边少数民族,均已融入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以此而论,今天的汉族应是多民族通婚融合而成的新民族是杂血种的。但调查结果却截然相反,汉族血统基因非常纯,几乎没有受到千年以来民族融合的丝毫影响。

这就令人不免心生疑问,鲜卑在历史上已与汉族融合,如果包括慕容氏在内的鲜卑族是与汉族基因迥异的外来异族,那么为何在如今的血样抽查中,显示不出血统上的差距呢?慕容鲜卑、拓跋鲜卑纷纷自称为轩辕黄帝后人,难道仅是出于统治需要而炮制的单方面宣传?真相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B   对此千年疑谜,冯立民先生是这样诠释的:早在距今一万年前的中华上古时代,在中国北方,从甘肃北部一直到辽河上游乃至呼伦贝尔草原、大兴安岭,一直存在一个汉藏语圈,各族群、各部落之间形成松散的联盟。据今5000年左右,颛顼大帝率领大军由中原出发,越过燕山山脉,进抵到今辽宁的医巫闾山,深入到这一带的红山文化区,对广泛分布于此的红山文化进行了“规范和损益”。同时,颛顼大帝将自己的子孙分封至北方各地,在形成自己势力范围的同时,也将其血统渗透到当时的各部落中。这意味着,中华民族血缘的“大一统”早在5000年前就已经悄然形成了。虽然后来留在北方的同血缘部族被称为东胡,鲜卑、乌桓,契丹等,,但在血缘上,这些部族与中原汉族实乃同根同祖,。简言之,早在5000年前,中原汉族与东胡、东屠,乌桓、鲜卑,以及后来的契丹就是一家人!

以鲜卑为例,慕容鲜卑的汉化速度极快,慕容皇族的汉化水平远高于同时代的其他游牧民族。慕容鲜卑退出历史舞台后,拓跋鲜卑建立的北魏帝国实施了史无前例的改革,加速了拓跋鲜卑的汉化进程。北魏孝文帝不顾巨大阻力强行迁都,主动融入中原文化圈。并严令鲜卑贵族必须说汉语,穿汉服,取汉姓,与中原汉族互通婚姻,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为什么如今汉族的学员基因库中查不到此前被视为异族的“鲜卑基因” 呢?冯立民的判断是:“因为鲜卑族同汉族同为炎黄子孙!”

需要说明的是,见诸史册的东胡、东屠,鲜卑,契丹等的称谓,是被后人强加上去的。这些民族从未承认过这种悖逆己意的称谓,也不知其为何意。“夷夏之辨”被争议千载,乃至刀兵相见,在冯立民看来,演绎的却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荒诞闹剧!

或许,慕容鲜卑自称本族为黄帝后裔,当时确是出于现实考量的一种政治手段,并非源自本心。不了却误打误撞,戏语成真,这实在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历史幽默。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