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和妈妈最后的日子  

2015-05-10 15:04:23|  分类: 亲情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献给天堂中的母亲

663  白志杰

 

和妈妈最后的日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2015411是我生命中的倒春寒,无可躲避的阴冷,像是黑洞,卷走了我生命中许多温暖的牵挂和无法替代的欢乐。妈妈的一生走完了,时钟停留在1220分。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有记事的习惯,每一天都要写一点东西,可是在失去母亲的刻骨铭心的日子里,我感觉时间在凝固,不知为什么,连提笔甚至敲打键盘的心劲和兴致都没了。我孓身一人在电脑前发呆,泪眼模糊,不知所措。以前总觉时间不够用,一天忙忙叨叨, 妈妈打趣地说,“我看你比周总理还忙!”几天过去了,我白天迷糊,睡着了,没痛苦。晚上辗转反侧盼天亮。以前同学说我是不知道忧愁的快乐天使,如今,妈妈走了,让我才真正的尝了到忧愁、苦闷、孤独、无助的滋味。

我明白了,妈妈是我快乐的最主要的理由。

我几次打开电脑,又几次关闭电脑,妈妈的音容笑貌刻在我的心里,妈妈笑得那么开心,我的眼泪又是那么伤心,妈妈,你可知道?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就一个月了。我的心情没有完全调整过来,妈妈的坚强给我力量,让时间冲淡一切吧。打开我的日记,回忆我和妈妈的最后日日夜夜,妈妈的话语激励着我,让我时不时流泪,想起葬礼主持人说的你老妈九十三岁离开你们是喜丧。话是这么说,但正是因为与妈妈漫长时间的相依为命,所以更让我思念,思念到永远。

刚刚过去的2014年是我一生中的又一个难忘的一年。刚过完春节,我怯生生的向妈妈说出了我不得不说的话:“妈,我要去北京了。”我想到妈妈一定很悲伤,让我两难选择:一方面是在妈妈床前“尽孝”;一方面是在女儿困难的时候“尽慈”。人生的痛苦有时候竟是来自“选择”。没想到妈妈一点儿迟疑都没有地说:“走吧,我支持你,你不帮女儿谁帮?!高兴点,坚持就是胜利!我也好好坚持,等着你完成任务就回来!”拉着妈妈的手,我含着的眼泪没有掉下来。妈说,去南站有伴吗?有,是同学。妈信了。我到了南站,家里来了电话,是妈妈的电话,让我震惊,妈是从来不主动给别人打电话的。电话里问我到南站没?同学去了没?我的鼻子一酸,眼泪掉下来,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到了北京女儿家,我就赶紧给妈打电话。我知道,妈妈得不到我平安到京的消息是吃不好睡不好的。以后的日子,不是我打电话,就是妈给我打电话,电话里总问我哪疼不?习惯不?让我好好坚持。我说挺好。哪也不疼,让妈放心,妈妈的爱,细致入微;妈妈的爱,让我心碎。

在北京的一年中,我每月都回来一次,动车一到锦州南,不管几点直奔妈家,问寒问暖,妈让我吃这吃那,然后撵我回家,让我好好休息。

和妈妈最后的日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听弟弟说,我在北京期间,妈哭过好几次。念叨,你姐在我身边,我不觉咋地,一走我可真想她。因为妈妈在我面前,从来没掉过眼泪。妈妈总是让我觉得她比我坚强(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妈妈九十多岁,年轻时坐下的病都找上来,特别是肺病,已经到了晚期,有时喘气儿都费劲。听弟弟说,妈让弟弟把她在三十年前为自己做的装老衣服拿出来,让弟看合身不。如果不合身好改改。最后的相片自己也准备好了,是90岁时照的。给爸爸买公墓,妈妈的住院费,医疗费,生日开销妈都花自己的工资,不花孩子的钱。六年前,妈让我执笔写下遗嘱,三个孩子签字画押。去北京前,我把女儿给我的红花夏凉被送给妈妈,一年半了,妈没盖过。我把弟妹给我亲手做的最舒服的棉拖鞋,留给妈妈,妈却仔细包好放在柜里,一次也没穿。我给妈妈买的拖鞋、袜子,有时妈把商标撕掉,让我穿,我问为啥撕商标,妈说,没商标,你就自己穿了。晚年妈妈牙不好,每次拔牙,都自己去,我说陪妈去,妈说不拔。我一走,妈就自己去医院。我有生之年,妈没让我耽搁一天学习和工作,妈妈的一生自强自立,不给我们增加一丁点麻烦。

201522,女婿在湖南挂职锻炼结束了,我也完成了帮助女儿打理家务的任务,从北京回来了。妈拉着我的手说:“还去不?”“不去了。”妈说:“你完成任务了,我也完成任务了。我最怕你在北京时,我的事把你折腾回来,小李丹一个人在北京带个孩子,丈夫在外地挂职,你不帮谁帮?”春节过后,陪伴妈时间最长妈最喜欢的也最孝顺的弟弟感冒发烧,好像是心灵感应,妈也病了,浑身没劲,不爱吃东西;我一上火,牙也肿了,右脸像馒头。妈让弟拿药让我吃,药放到我的手心里妈用手摸着,拉我到妈眼皮底下,亲眼看我吃了药,妈才放我回家。我从心里拒绝西药,这么乖乖地吃下去,还是第一次。

在我和妈妈的最后的日子里,没事我就听妈讲故事、讲家事、有的听过无数次了,但我还是没听够。

1923年妈妈出生在吉林省梨树县一个大户人家,讲究“忠厚传家,诗书继世”,特别重视孩子念书成才,还男女平等,谁有本事都供。妈妈是家里逼着读的书,后来嫁给了念大学的我爸爸。那时节兵荒马乱,战事频仍。19482月,解放军四次攻打四平,我们家是战区,百姓四处疏散,妈妈抱着六个月的我,领着5岁的哥哥,从天没亮,一直跑到天黑,来到泉沟二婶家,哥的鞋和袜都冻在一起了,都不会走道了,一路奔波,我在妈妈的怀里,一天没吃没喝,没哭没闹,没拉没尿,因为劳累,从此妈妈落下了气管炎伤疬病根。解放以后,爸爸参加了革命,妈妈和爸爸来到北镇,妈妈在夜校当扫盲老师,后来为了三个孩子,妈辞去了工作,和爸又去了锦西,我妈妈在裁缝学校学裁剪,做一手好缝纫活。在国家空前困难时期,妈妈带着刚读初一的弟弟,陪爸爸去乡下锻炼一年,精心护理病中的爸爸,并为爸爸遮风挡雨。面对无情的文革动荡、爸爸被专政,孩子也下乡离开家,妈妈独守空房,她一个人默默地与命运抗争。一天晚上,我和青年点的同学一起来到我家,看妈妈一个人正在掉眼泪,我的到来,让妈妈脸上有了笑容,一会功夫我们就回青年点了。好在那时妈妈还在马家大桶厂上班,心里有工作的寄托。

妈妈虽然不高大不强壮,在我们心中却顶天立地,她没有高深文化却一生注重对儿女培养教育,妈妈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老师,始终教育我们不昧良心,认真做事,正直做人。妈妈帮我们三个孩子成家立业。妈妈共有四个孙女、一个孙子,一个外孙女,还有曾孙子、曾外孙子,她以她博大的慈爱维系着23口人、四世同堂的大家庭。

到晚年,九旬高龄的母亲仍然坚持时时事事身体力行,始终怕给别人添一点点麻烦。在病床上,她总是拖着不灵便、无气力的身躯,拒绝我们给她雇个保姆,顽强地坚持着生活的自理。

虽然妈妈年高体弱,但头脑清楚,精神矍烁,口齿清晰,声音洪亮。最后几年她常和家里人说到她的年龄,“活这么大岁数有啥用”“我该死了,就是不死!”明显听得出来,她为自己高寿高兴,但也怕给子女造成负担。哥嫂年岁大了,身体也力不从心了,妈妈的早饭午饭都是弟弟负责,晚饭我负责。

和妈妈最后的日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们摄影班去大草原,妈说让我穿红衣服,我问为啥?妈说发水,看得清,好有人救你。我就笑着解释,草原不发水。可见妈对我牵挂之多。妈妈有时开玩笑说:别看我抽烟,我活90多,有本事,像我这样活着!看谁活过我!

每到周日我们哥仨来妈家,一起吃顿团圆饭,说话打唠热闹非凡,妈的幽默,让我难忘,一次妈看电视星光大道,老毕主持的节目获奖了,老毕把飞饼扔到台下让大家分享。我妈说:老毕能获奖,我就能当县长。我问妈,你当啥县长?我当梨树县县长啊!这把我们几个乐得够呛,妈你可真逗!

妈妈晚年经常看报纸,患了白内障,医生说眼底发生病变,不能做手术了。2012年春天,妈在附属三院做了肺照影,医生对我们说,老妈妈是肺癌,九十岁了,没有手术和放疗化疗的必要了,在家保守治疗吧!

201544,妈说去医院,哥对我们说,这次妈住院,可就回不来了,我和弟都哭了,翻来覆去研究,决定不去医院。7日这天,妈说我是该走了,太拖累你们了,去医院吧,就是舍不得你们仨。妈一生有主见,说话吐吐沫成丁。这样,我们去了附属三院,这里的医务人员医德不错。主任的精心会诊,住进呼吸科,CT片说明已经肺癌转移到肝肾。年龄大了,只能保守治疗。2015411早上,妈吃了弟弟做的大米麦片粥,土豆块炖胡萝卜块,之后还自己下床接手,中午让我给煮四个饺子,刚吃2个,妈就把假牙吐出来了,流出了口水,开始吐气,这时我明白,妈不行了,哥哥去找医生,同时赶紧给弟打电话,妈一口一口的吐气,直到吐出最后一口气,妈妈安静地闭上眼睛,带着与我们没有说完的语,带着暖人的体温与我们永别了!

近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见证了妈妈平凡而伟大的人生历程。妈妈的一生,是坚强的一生,是付出的一生,是乐观的一生。她善待了所有人,唯独没有善待自己。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她为别人活了 93 年。

妈妈的一生走完了,给我留下无限的思念与力量。

妈妈,永别了,不,不是永别,我相信我们还会有来生缘:这辈子做您的孩子没有做够,下辈子还请您做我们的妈妈……

     

  评论这张
 
阅读(134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