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凌川酒话  

2015-04-08 07:52:37|  分类: 辽西史话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辽西史话拾零(续)之三
68届7班   王碧(北京)

         
 上点岁数的锦州人,肯定还记得凌川酒。过大年,拿副食票一户两瓶。要是想弄两瓶出口的方凌川,嘿,那可不容易。1954年,开国元帅朱德来锦州视察,品尝凌川酒后,曾为酒厂题词:“南有茅台,北有凌川。”以后,凌川酒多次获国家银奖。1972年,尼克松访华,也曾喝过凌川酒。凌川酒是锦州的靓丽名片,是锦州人的骄傲。
         我和凌川酒厂的末任厂长张广新是哥们,厂子有点啥新鲜事,立马就能知道。1996年6月的一天晚上,张广新一脸兴奋地来到我家,手里晃荡个小玻璃瓶说:“宝贝,挖着宝贝了。”
        “啥宝贝?”我一脸惊愕,仔细端详那小玻璃瓶,里边的液体略显浑浊,微微发黄。
        “酒哇,地窖里挖出来的。”
        “人防地道吧,酒咋放那儿了。”
        “不是。厂子不是正改造呢吗,工人拆仓库。噗哧,一洋镐下去,刨出个窟窿,窟窿里汆出一股酒味来,酱香扑鼻呀。下面是地窖,好家伙,整整四个大酒海,哈哈,兄弟这回发财啦!”
“啥年头事呀?”
        凌川酒话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下午请专家看了,木酒海里面糊了三十层宣纸,有字,不太全了。能看清楚的有大清、同盛金,还有道光乙巳年封。四个大酒海,少说也有三吨多呀,这把厂子有救了,有救了!”喜悦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张广新走后我查阅一下资料,道光乙巳年是1845年,距1996年整整151年了。
         当时,处于经济转型期的国有企业,大都不太景气。道光年窖藏酒的发现,一下子改变了凌川酒厂的命运。厂子更名,换成了“辽宁道光廿五集团。”张广新干事有魄力,他说,咱厂子虽然小,但宣传得往大了做。市领导支持他,1998年,以市政府名义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并拿出部分藏酒拍卖。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光英当场题词:“法兰西有路易十三,中华有道光廿五。” 
       凌川酒话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没过多久,张广新又告诉我说,厂子收集了不少同盛金时期的老物件,都挺值钱的。我赶忙跑去看。嗬!摆了满满一走廊。有罗汉床、八仙桌;有风车、戥子;有供八旗兵随身携带的牛皮酒囊;有刻有同盛金字样的铜洗脸盆;有张学良给同盛金烧锅的题字。东西不少,都是好玩意。 我问他:“都打哪儿弄来的?”
       “都在厂子放着呢,以前没太当回事。铜盆一直是财务科用着。张学良题的是酒中仙,原来挂在生产科墙上,去年科长退休给拿家去了,这回我现要回来的。”
        后来,张广新把这些老物件弄到一个大屋里,办了个道光二五博物馆。
        凌川酒厂的前身是同盛金烧锅。说起同盛金来,那可有年头了。清朝对烧酒有限制,不准随便烧,得有龙票。就好比今天的特种生产许可证,只不过龙票是由朝廷发的,轻易得不到。开煤窑也必须有龙票,今天的南票、北票两煤矿,当年都有龙票。南边的叫了南票,北边的叫了北票。
        大清入关后,在锦州一带跑马圈地,建立了263个皇家粮庄,设庄头进行管理。嘉庆六年(1801年),锦州城北罗台子粮庄的庄头高益隆,祖上是建州女真,因掌握全套满族烧酒技术,所以从户部领到了龙票,在古城东关外开了一家同盛金烧锅。庄头都是满人,满汉杂居后,都另取了一个汉姓汉名,高益隆是满族镶蓝旗的瓜尔佳氏。同盛金烧锅西边紧挨着一个大水泡子。后来大水泡子填平了,只留下一个烧锅大坑的地名。烧锅挨着水,这里有说道。那时用柳树条篓子装酒,柳树条得先放水里泡软乎喽。我曾经问过张广新:“为啥不编点柳条篓子,贴个大红方,上写一个酒字,古色古香,看着有一股古旧沧桑感,多好啊 ”
       他说:“唉,会编那玩意的老师傅都不在了。”接着,不无惋惜地给我讲了酒篓子的故事:“早先同盛金的酒篓子,编好后,得糊好几层纸。”
         “对,用牛皮纸糊。”我有点自做聪明。
        “大哥,这你就不懂了,牛皮纸太硬,得用桑皮纸。还不能用浆糊糊,用鹿血兑上香油和白灰往上抹,抹一遍糊一层纸。后来鹿不好弄了,就用猪血代替。如今,桑皮纸不见了,又没人会这手艺,弄不了咧。”
 这么整有啥讲究哇?”
        “讲究大了。这几样东西一汆味,酒味醇香无比。品酒主要是品味儿,这是满族烧酒的绝活。”
        凌川酒话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啊,我明白了,同盛金的烧酒是典型的满族工艺,自然与众不同。装酒器具有讲究,选料、制曲、发酵、窖藏、勾兑,等等,更有讲究,都有自个儿独特的工艺。同盛金的独门绝技是参茸粉高温麸曲六十四天发酵,八轮蒸馏。酿造工艺是:高温润料、入甑清蒸、晾堂堆积、混入曲种、窖泥封顶、砖窖发酵。每轮生产是32天,而现在一般酒厂是8天。同盛金烧酒与茅台酒比较,有许多相似的地方,都用高粱做主料。义县大蛇眼高粱,比南方高粮出酒率最少高出百分之十。另外,同盛金往里加北镇的草黍子(薏米)和稗子。中医讲,薏米健脾去湿、舒筋清热,有药食同源之功效。两种酒都是酱香型的,论品质,同盛金直追茅台。所差的主要是水,还有微生物环境。前些年我曾经去过茅台镇,开了眼,长了见识。茅台酒厂紧挨着赤水河,赤水河水量充沛,穿过深山峡谷,一直流到泸州与长江汇合。茅台酒厂周围,方圆百里无工业,也就是没有污染。高海拔山区,森林茂密,又有竹海,是天然大氧吧。我坐车沿赤水河一直走到泸州,沿途经过习水大曲酒厂,还有郎酒厂,到长江边上是泸州老窖酒厂,都出产名酒。听当地朋友介绍,茅台酒厂曾在遵义设立分厂,由酒厂管技术的副厂长带队,领着一帮有经验的老工人,但烧出的酒就是没有茅台总厂的酒好。有人说原因在水,就从茅台镇取赤水河的水,拉到遵义,结果还是不行。咋回事呢?烧酒与大自然微生物环境有关。我那年去的时候,一个茅台镇就有上百家小酒厂,烧出来的酒都有茅台味。不是品酒师,很难辨别真假。同盛金用的水,属于小凌河谷锦州盆地潜流层水,水质清澈甘冽,也是极适合酿酒的。当年锦州地广人稀,沿海一带属于皇家马场,更谈不上工业污染,因此,酿出的酒醇香浓郁,回味绵长。可惜呀,好汉不提当年勇,酿造同盛金老酒的外部条件已大部分消失了,要想再和茅台PK一把,难。
        咱接着说同盛金。话说清朝皇帝喜欢老家的酒,同盛金的烧酒归清廷内务府管,属于贡酒。那年月粮食不够吃,酒是奢侈品,主要是庆典、年节、祭祀和打仗庆功时喝酒。除了送北京给皇室喝,皇帝东巡祭祀关外三陵用的酒,八旗兵马出征打仗用的酒,都由同盛金负责供应。凌川酒厂收藏的牛皮囊,就是那时八旗兵背酒用的。有首歌谣是这样唱的——
康熙皇帝打罗刹,
派了五百夸兰达。
背长弓,骑大马,大酒葫芦要上挎。
大毛子,打跑了,打开酒葫芦笑哈哈。
哈啦气,管够哈,
哈什各个找不着家。
        罗刹是指沙俄。满语夸兰达是八旗军官,相当于队长吧。哈拉气是烧酒。哈就是喝,现在东北人还有管喝酒叫哈酒的。不过得说清楚,康熙年间同盛金还没开张呢,八旗军队用酒是由盛京的义隆泉烧锅供给。义隆泉就是现在的沈阳老龙口酒厂。这首歌谣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满族人喜欢喝酒。二是八旗军队打胜仗后喝酒,确有其事。
       凌川酒话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1926年7月2日,张学良亲自主持葫芦岛筑港开工典礼。同盛金掌柜的孟积善敬重少帅,送去几篓烧酒慰问。少帅品尝后提笔写下“酒中仙”条幅相赠。少帅是啥人物哇,啥酒没喝过,如果不是酒中上品,他是不会赠此墨宝的。
        满族烧酒在中国白酒历史上,是有重大贡献的,可以说是开山鼻祖。也许您觉得这话有点玄,其实一点都不玄,过去很长时间里,我们误读了酒的历史。人们一般认为是杜康造酒,尤其曹操在《短歌行》里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更确立了杜康是造酒祖师爷的历史地位。其实,杜康是个上古传说中的人物,史籍上并无明确记载。而且,在宋元以前,中国人喝的都是发酵酒,也就是黄酒,或者说是米酒。白酒,俗称烧酒,是蒸馏酒。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烧酒非古法也,至元时始创其法。用浓酒和甑,蒸令汽上,用器承滴露。”什么样的酒是白酒,也就是烧酒呢?是指把很浓的发酵酒放在甑里加热,然后再把蒸汽冷却,形成的“滴露”就是白酒了。这样烧制出来的酒,酒头大体都在65度以上,点火就着,因此,白酒也叫烧酒。烧酒要用蒸馏锅和冷却罐,所以酒作坊又叫烧锅。
        李时珍把白酒生产工艺说明白了,但对白酒历史的解读,现在看来不是太准确。1975年,考古队在河北青龙县水泉村,发掘出了一处金代世宗时期的烧锅遗址,距今已有800年了。这处遗址的发现,把白酒历史,从元朝往前推到了金朝,女真人成了白酒祖师爷。满族是女真后裔,建州女真到皇太极时才改叫的满洲。满族烧酒实际上就是女真烧酒。这样说来,同盛金白酒属嫡传正宗,咋能不好喝呢。
        如果白酒的历史确定在金世宗时期,那么,发酵酒的历史可就比它长多了,少说也有四千多年。从发酵酒到蒸馏酒,经历了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传说上古时期,人们把吃剩下的饭,倒在了桑树干挖成的槽子里,过了几天,剩饭上面浮出一层液体,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舀出点一尝,嘿!挺可口。当时,人们把闻到的这种气味叫有“馊”味。既然好吃,那就接着整吧,最初的发酵酒就这样产生了。不过当时不叫酒,很长时间里都把它叫做“馊。”据《战国策》记载,有人把发酵好的酒献给了夏朝的禹王,也就是治水的大禹。禹王喝了以后,感觉不错,就是喝多了有点头晕。真不愧为千古贤君,他停樽在手,大声发出了感慨:“后世必有以酒亡国者。”
        后来的历史,印证了禹王的预言。夏、商两朝的末代君王,都是因为嗜酒而导致亡国的。商纣王搞酒池肉林,酒池大到能划船。据说有一回痛饮七天七夜,有一天选进八个嫔妃。像这样整天沉迷酒色,迷迷糊糊的,哪儿能管理好国家。再说了,那时酒具是青铜的,青铜含锡,有毒。将士们经常喝酒,容易慢性中毒,使体质下降,影响军队的战斗力。 
        接受夏和商亡国的教训,周文王发布《酒诰》,规定酒只能用于祭祀,如果敢聚众喝酒,不客气,抓起来杀掉。大周朝能创下800年江山,应该和严厉禁酒有一定关系。道理很简单,制酒得用粮食,缺粮社会自然不会稳定。据《史记》记载,西汉丞相萧何规定,“三人以上无故聚饮者,罚金四两。”汉朝末年,粮食奇缺,饿殍遍野,爆发了大规模农民起义。因此,群雄争霸中的曹操、刘备、吕布都严厉禁酒。汉朝以后的唐、宋、元三朝,对酒的管理比较理性,实行由朝廷垄断酒类市场的《榷酤》,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专卖。榷是商榷的意思,你要造酒不要紧,需要和官府商量,由官府控制,向官府交钱。元朝是蒙古人当政。蒙古人嗜酒如命,来了客人不喝醉不够朋友,这谁都知道。前几年我到过内蒙的锡林郭勒盟,看见酒楼有个包房里摆了几张床,觉得挺新鲜,咋还在这儿睡觉呢。当地朋友告诉我说,每次婚宴寿宴,总有喝“喇嘛”的,抬进来睡觉,等酒醒了再走。还说,这儿大点的酒店都这样。元世祖忽必烈坐了天下,严禁私人酿酒、卖酒,公元1283年他颁下谕旨:“有私造者,财产子女入官,犯人配役。”无奈蒙古人酒瘾太大,胆子大的还偷偷摸摸地干。公元1290年,忽必烈再下一道严旨:“犯者死。”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放牛娃出身,要过饭。他深知元朝是咋灭亡的,吃饱喝足了谁愿意扯旗造反那。因此,登基后把禁酒当做重要大事来抓。他颁布了一道禁酒令:“无得种糯,以塞造酒之源。”大将胡海有个儿子犯禁,按律当斩。有人劝朱元璋,说胡海正在前方打仗呢,能不能法外开恩,饶这小子一命。朱元璋用鼻子哼一声,“刷啦”抽出宝刀,“咔嚓”就把胡海儿子给砍了。天子手刃犯酒禁的犯人,千古难寻。你看朱元璋禁酒的决心得有多大。满清统治268年,从顺治开始,一直推行禁酒政策。只是到了咸丰年间,朝廷才逐渐放松了控制。劳模皇帝雍正,继位第八天就发下一道谕旨,谕令设有烧锅的口外,“其开设烧锅,著行禁止。”雍正四年,又发上谕:“今闻盛京地方仍开烧锅……无故耗费米粮,著严行禁止。”抓而不紧,等于不抓。雍正死死咬住禁酒不放,谁还敢和皇上较劲。
        当年岳飞抗击金兵,戚继光抗击倭寇,都严禁将士喝酒,保证了军队的战斗力。红军是革命军队,理所当然实行禁酒令。现在的抗日神剧,经常有八路军喝酒镜头,纯属胡编乱造,一是不允许喝酒,二是打仗呢,上哪儿弄酒去呀。
       皇帝勤政,不沉湎于酒色,国家就兴盛。反之,轻者国家衰落,重者国破家亡。唐朝的李隆基,明朝的万历,原本都非常能干,都曾开创过中兴的大好局面。可惜,后期懒于朝政,整天饮酒作乐,结果呢,都带来了灭顶之灾。
       有出京剧《贵妃醉酒》,想必大家没有不知道的。是说唐明皇与贵妃杨玉环相约,次日在百花亭宴饮。结果唐明皇爽约,去了江妃宫里。杨贵妃妒火中烧,愁肠百结,自饮三杯,竟然大醉。高力士给杨贵妃敬酒,有句道白很生动,说:“奴婢敬的乃是通宵酒。”
       锵、锵、锵!哪个与你们通宵?”贵妃醉眼朦胧,大为不快。 
      “娘娘您别生气,这杯酒乃满朝文武昼夜不停所倒,故名通宵酒。”
       高力士的话,说出了朝廷上下豪饮狂欢的情景。戏曲素材,取自老百姓口碑,取自白居易《长恨歌》。“玉楼宴罢醉和春,”“从此君王不早朝。”从正史到民间笔记,都说唐明皇迷恋酒色,潇洒浪漫。国家弄得一团糟,以致发生了安史之乱,天下生灵涂炭。唐王朝由盛转衰。他自己呢,获了个殊荣——梨园戏曲祖师爷。
        明万历皇帝后期更荒唐,三十来年不上朝,干嘛呢?在后宫与嫔妃们喝酒享乐。万历死后葬在了十三陵的定陵,好多人都去过的。定陵地宫深28米,陪葬文物三千多件,其中酒具就有五十多件。有一把金酒注和一把金酒壶,多精美就别说了,上面有明显的摩挲痕迹,说明是长期使用过的。皇后棺椁里也有酒具,两口子嗜好相同,看来经常一块痛饮。曾经有人评价说万历对皇后感情专一,原来俩人是酒友。据史料记载,万历十八年大年初一,万历把几个内阁大臣叫到了毓德殿,跟他们说,朕近来腰痛腿软,走路费劲,站也站不稳,让他们快想法子。内阁们没言语,战战兢兢递上一份奏折。折子是言官雒于仁上的,叫《酒色财气四箴》,言辞激烈,批评万历贪酒好色,任意聚敛钱财。明朝的言官受程朱理学影响较深,不怕死,敢说真话,这在历史上是有名的。雒于仁在奏折中说:“陛下八珍在御,觞酌是耽,卜昼不足,继以长夜。此其病在嗜酒也。”说皇上的病都是喝酒喝的。万历气坏了,满肚子委屈地说:“说我好喝酒,你们说,天下人谁不喜欢喝酒哇。”万历活了58岁,20岁时就把陵墓修好了。完工后他去视察,“神庙阅寿宫,自坐石室饮酒。”在阴森恐怖的坟墓里,还能吱吱地喝酒,这酒瘾得有多大。郭沫若在《甲申三百年祭》里说,明朝的灭亡实在不好就确定在三百年前的甲申年。史学家一般认为,明朝不是亡于崇祯,而是亡于万历。
        宋徽宗更是个大玩家,治国乏术,搞艺术是天才。帝王学习文人那一套,潇洒豪饮,吟诗作画。上行下效,酒禁放开,只要肯交钱,随便你烧多少酒。老百姓有钱你就喝,随便喝。东京汴梁城里到处是酒馆,有正店,也就是够星级的72家,各种买卖家三千多。一时人口猛增,达到150万。请欣赏《清明上河图》,一处城郊就那么繁华,一家三羊正店就那么气派,那城里的潘楼、巩楼呢,可想而知。酒的税收充实了财政,户部银子多了,皇帝随便肇,全民讲享乐,一片太平盛世景象。后来呢,先是被契丹人夺去了燕云十六州,后又被金兵一口气撵到了临安,也就是今天的杭州。北宋灭亡,变成了南宋。
        明朝万历皇帝那句牢骚话,“谁不喜欢喝酒啊,”说的是真实在,真透彻。酒是好东西,能祛寒,能治病,人人喜爱。酒是坏东西,酗酒伤身体,误大事,甚至败家亡国。酒从一产生就遭到禁止,可禁了几千年,越禁反而越多。酒太特殊了,它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是精神与物质的综合体。过去文人清高,把豪饮当做风流倜傥。杜甫说“李白一斗诗百篇。”历史上留下写喝酒的诗词歌赋,数都数不清。像李白的《将进酒》、苏轼的《水调歌头》、曹操的《短歌行》、白居易的《与梦得沽酒闲饮且约后期》、陆游的《游山西村》、陶渊明的《饮酒》,嗨,多了,脍炙人口。他们大声疾呼,“人生得意需尽欢,”喝吧,“千金散尽还复来。”王羲之曲水流觞,写出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可您想过吗,如果党政军各级领导者,也包括企业界的大小掌门人,每逢重大决策前都先狂饮一把,那将会是啥后果呢?在下愚钝,认为中国文人豪饮的习俗,是恶俗。“会须一饮三百杯,”“但愿长醉不复醒。”喝醉了酒,借酒壮胆发发牢骚,纯属空谈误国,不是正道。
        不可无酒,亦不可无节制造酒、喝酒。这事挺难的。不妨讲个小故事,看能否受点启发。
        话说北宋神宗年间,东京汴梁的大相国寺,香火旺盛,人声鼎沸。香客们聚在一处粉壁墙前看一首诗,只见上面写道:
酒色财气四堵墙,
人人都在里边藏。
谁能跳出圈外头,
不活百岁寿也长。
        落款是佛印。佛印是大相国寺主持,有道的高僧。人们小声朗读,渍渍称赞。这时,苏东坡来了,他读了几遍,觉得有点意思,可又觉得还缺点啥意思。于是,向寺里僧人借来笔墨,在旁边和了一首:
饮酒不醉是英豪,
恋色不迷为最高。
不义之财不可取,
有气不生气自消。
        众香客读罢,禁不住齐声叫好,拍起了巴掌。
        过了些日子,神宗皇帝在宫里待的烦闷,带着宰相王安石来逛大相国寺。王安石正领导着全国的变法运动,皇恩浩荡,踌躇满志。看了粉壁上的题诗,他若有所思。你们说的都对,可离着安邦治国,可就差远了。于是吩咐随侍拿过笔墨,略加思索,在苏轼诗旁边,一挥而就。请看——
无酒不成礼仪,
无色路断人稀。
无财民不奋发,
无气国无生机。
        变法最重要的,是全国都得听从朝廷号令,令行禁止。维护封建帝国统治,少不了各种典礼、祭祀,这种时候,酒是必不可少的。色,当时和现在解释有所不同。东京的勾栏酒肆,凡餐饮娱乐场所,都称之为色业。不允许发展商业,经济怎么能够繁荣呢。变法让老百姓富裕了,国家也就强大了。神宗一手捋着胡子,一手背在身后,仔细咀嚼玩味这几首诗,频频点头赞许。他想,自己也不能白来看热闹哇,也来一首吧。于是,他也接着在后边题了一首——
酒助礼仪社稷康
色盲生灵重纲常。
粮丰财足家国盛,
气凝太极定阴阳。
        哼,你们写的再顺溜,也脱不了小家子气。心怀天下,执掌乾坤,还得看朕的。
        众人看了,山呼万岁,七嘴八舌争着赞美。皇上嘛,这是必须的。
        他们谁说的对呢?随各位自个儿理解吧。
        茶是女人,酒是男人。茶是和平,酒是战争。酒,已经远远超越了它自身的饮用价值。“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于酒也。”不仅如此,今天,酒在许多情况下发生了变异,成了腐败的媒介,成了危险品,这是需要给予特殊警惕的。
         汉唐以来的《榷酤》制度,发挥了积极作用。连伪满洲国都实行“国家”专卖。锦州刚一解放就设立了税专局,对烟酒实行专卖专营。税专局就设在大塔后身的平房院子里。把税务与烟酒专卖放一起,足见烟酒在税收中的份量。不知为什么,           改革开放后,我国没有对酒类实行国家专卖,致使小酒厂遍地开花,浪费粮食已到惊人的地步。而且国家对酒的产量、质量,基本上无法有效监督控制。这是让人深感遗憾和担忧的。
         现在市场上,很少有烧酒了,大都是用工业酒精勾兑的白酒。勾兑酒有什么不好,说老实话,咱也不十分清楚,反正老百姓至今还是留恋用蒸馏法烧出的酒。过去,离酒厂老远就能闻到酒糟味,现在,进了酒厂也闻不到那股味了。但在锦州有个例外,同盛金满族烧酒技艺第三代传人张广新,带领道光廿五集团,恢复了老同盛金时期的作坊,严格按满族传统烧酒工艺生产。道光廿五酒,带着同盛金二百多年沉淀的醇厚酱香味,走出辽西,走进了上海世博会,走进了海内外许多国家。
        同盛金烧锅原址出土的木酒海和原酒,已被列为国家级保护文物,道光商标被评为了中华老字号,道光廿五酒跻身于中华十大文化名酒之列。从同盛金到道光廿五,满族传统烧酒工艺一脉相承,后继有人。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里边没有酒,但又有谁能离开酒呢?过去历代封建王朝都曾严厉禁酒,如今,也经常能看到各种禁酒令,可就是难禁。喝酒的不一定自己买酒,不喝酒的反倒需要常买酒,买好酒。什么酒能喝,什么酒不能喝;怎么喝,喝多少正好;应该请谁喝,不应该请谁喝;应该建多少酒厂,生产多少酒合适……唉,这里边学问大了。小小一杯酒,也许能装得下乾坤日月。怎样才能把握好呢,对当政者是考验,对老百姓同样是考验。
        这就是酒,有喜又有忧,明白又糊涂。
       这就是酒,古今都在说,可谁也说不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