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老伴和她眼中的我  

2015-04-25 21:47:37|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5班  刘  志

2015年04月25日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打开锦州一高中老三届博客网页,搜寻了大半天只看到有描述夫妻间相濡以沫、情深似海的文章,还未见一篇“反其道而行之”另类的诸如晒晒“家丑”,且不乏嘲弄、挖苦之措辞而双方又可欣然面对,更能够吸引读者眼球的作品。为此,我便突发奇想填补一下这方面的空白,把我们家那位埋汰、讥讽我的“杰作”展示一番,为网友们的晚年生活注入一点点别样的趣味。今天本文的主角就是我和我的老伴儿,既然也晾晾“家丑”,还是请大家先通过不同的视角认识认识她,再沿着她那独特的表达方式了解一下我在她的眼中到底是啥个样子。倘若本文能逗得网友们咧嘴一笑,那我也会感到十分地欣慰。

我与老伴是一个屯的。论属相,我属鸡,她属牛,都说“鸡牛相伴天长地久”,正合我意。不过,牛的本性除了埋头苦干之外,还有一股宁折不弯的犟劲儿。从外表来看她是个身单力薄、温文尔雅的弱女子,实际上她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例如:女人有几个会磨刀的?她会,而且磨得非常锋利;女人有几个敢上房的?她敢,而且上的不是平房,是二层楼房的房顶,爬楼时已年近花甲;女人有几个能盘炕的,她能,两间房的火炕铺板石、和泥、抹炕面等活计都是她一个人干的,每块板石足有五六十斤重!若问我为啥不干?她不让我耽误工作。女人有几个敢只身一人钻进纵深300多米长、一人多高的高粱地里喷洒农药的?她敢!要问我干啥呢?我的任务就是把水担到地头,然后坐在那里抽烟休息。诸如这些本该大老爷们干的事儿她都干了。在此不一一列举。 

2015年04月25日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她这个人在骨子里就有一股争强好胜、永不服输的劲头。你别看她的文化没我高,可她在我面前仍表现出“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劲头,还时不时地指指点点、自以为是,而对于她的某些见解你还不得不心悦诚服。大家还会记得我曾在博客上发表过一篇《我所经历的九●一八》的文章,这个题目原来拟定为“刻骨铭心的九 ● 一八”,完稿后她看了一眼标题便不屑一顾地摇摇头:“九一八早已让中国人民刻骨铭心了,我看还是写‘我经历的九 ●  一八’好些,这样就拉开了时间差,才会引起读者的关注。”我一琢磨此言有理,于是我就多加了一个“所”字,最后改成了上博时的题目“我所经历的九●一八”。

 她这个人很任性,对于有些知识明知学了也没用,可她还要一意孤行非学不可,谁也劝不了。八零年初,她跟着收音机学习了二年多日语,那可是每天三遍,每次半小时风雨不误啊,一般人很难有这种毅力坚持下来。她虽然很任性,但十分通情达理,人缘好、工作能力强。在她担任村长和妇女主任期间刚好先后赶上了殡葬改革和计划生育这两项极为棘手的工作任务。然而在她的耐心解释和苦口婆心的说服下村里的这两项工作都如期认真落实完成,实在不易。还有一个小秘密也不怕外人笑话,我之所以看上她,不仅由于她长得比我顺当,我还看重她心灵手巧、干啥像啥,很有悟性,接受能力强,是一把过日子的好手。当初如此,年过半百之后依然如此。那一年,对于一点财会基础知识都没有的她,竟然跟着会计师的二妹仅仅学了几次记账知识,就可独立担当我家微型企业的会计和现金了,而且还学会了使用电脑报税、开具增值税发票等,从未出过差错。
2015年04月25日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然而,即使她的性格酷似男子汉,可她的心地却相当善良,对谁都是有求必应、乐于助人,即便我们还不太宽裕之时,她也不把金钱看得多重。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第二天,她就和我商量为灾区人民献爱心,并于次日亲自到市红十字会募捐了1000元,又在一个公共捐献点捐献了300元。今年年初出版《岁月留痕》,她听说需要经费就说:“那你也出点儿血吧。”而且,虽说她是个“女汉子”,但作为一个女人,该做的事情她都做了,而且做得无可挑剔。这就是我的老伴——一个既平凡又颇具个性的女人。

2015年04月25日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讲到这儿也许有人会说你这辈子可算找了个好搭档,可殊不知她的脾气上来能把你给气个倒仰,跟她这样的人在一起生活没有足够的涵养和度量是绝对不会长久的。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出了名的大倔子,我们俩若发生冷战,她往往个把月都不理睬我,到头来我只得甘拜下风,不论是谁的错我都得敬请人家原谅。当战争升级到火药味较浓时,看那架势我若摔碗她敢砸锅;我若舞棒她敢挥刀,实在是招惹不起,因而我向来不敢惹乎她。她这个人看事情还好走极端,你对她有一千个好,只要有一件事不随她的心就会给你来个全盘否认。平时她对我的言谈举止都很在意,我办错一件事或说错一句话她都会记录在大脑深处,然后一旦双方发生口角,她就会把我的过错原原本本地抛出来作为有力的武器向我反击,往往弄得我理亏词穷、无言以对。她这个人还挺善于编写顺口溜,动不动就把我的一些生活中的“陋习”以及她认为可以用来攻击我的言行随时随地地编造出来,然后又认认真真的让我“欣赏”她的“杰作”,弄得我抓耳挠腮,哭笑不得。这还不算,她还居然三番五次将我的军,问我敢不敢在校博上刊登她的“作品”。其实她这样做的用意我十分清楚,因为她对我的一些所作所为早已忍无可忍了,故时常磨磨唧唧、唠唠叨叨,可我依然我行我素、不予理睬,在她的眼中我就是个屡教不改的“惯犯”。在她万般无奈、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想利用同学的影响达到让我“改邪归正”的目的。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她的这种想法是徒劳无益的,即便满足了她的要求也不会改变我的所谓“陋习”,更不会让我在同学们面前掉价。所以我就坦然地答应了她的要求,心甘情愿地帮她把我自己给卖了,也愿意通过这一“善举”为她的心理找回一点暂时的平衡。好了,那就接着往下看,看看我老伴儿是如何以顺口溜的笔法评价我的。 

                        惊语篇

我家老刘老高中, 好话赖话应分清。

可他当初一席话, 震得众人全场惊。

一次我家垒院墙, 墙顶几乎撵上房。

我妈见状忙开口, 咋瞅咋看不顺当。

老刘听罢开了腔, 这个高度我看行。

你看南山监牢狱, 围墙处处超过房。

此言一出如炮轰, 震得老娘直发蒙。

醒过神来说一句, 大姑爷呀你真行。

几个妹妹也在场, 怒气冲冲戳脊梁。

难道我们是罪犯? 亏你还是高中生!

见他失言不做声, 赶忙为他打圆场。

时过境迁几十载, 那情那景永不忘。

注:本题材源于1978年我岳母家垒院墙时的一个小插曲。当时墙垒高了点快赶上房子了,看着很不协调,于是老人家发话了要撤掉几层砖。见此情景我赶紧接过话茬说:“这不挺好的吗,你看监狱的围墙不都比房子高吗?别动了。”此言一出把在场的人都弄得目瞪口呆,几个小姨子立即发火了:“你这叫什么话,还是个高中生呢,呸!”

 

                        笨手篇

在家排行数老末, 上边有姐还有哥。

读书学习份内事, 家务活计不去摸。

结婚成家单独过, 大多家务媳妇做。

年终计生报表多, 让他去馏粘饽饽。

竟然没有铺屉布, 欲要夹起可没辙。

无奈揪下脑袋瓜, 只见饽底帘上座。

把我气得要发疯,  感觉刺痛在心窝。

看来今生搭错伴,  来世宁可自己过。 

注:本题材源于一次馏饽饽。那天一早她忙于填写计划生育报表,因而让我替她做早饭。现成的饽饽和酸菜汤本应是举手之劳,可我却鬼使神差忘了铺屉布,结果弄得饽饽一塌糊涂。

                  

                        散漫篇

趾甲长了也不剪,  袜子全带千里眼。       

吃饭双肘桌上趴,  衣袖用来擦桌沿。

鼻涕擤完到处喷,  不用手纸或纸巾。

左孔甩在水池旁,  右孔喷在座便边。

星星点点四处溅,  自己不瞅也不看。

埋埋汰汰太随便,  生活小节不检点。

成天唠叨无数遍,  我行我素成自然。

书没少念祸害人,  你说今生我咋办?

注:本题材源于日常生活的积累。其实事态并没有她讲的那么严重,趴桌子是真的,至今也不思悔改。至于袜子露眼儿是因袜子质量不好造成的,岂是我的错?擤鼻涕是因感冒而一时控制不住导致的,一共也就那么一、二次,到她嘴可就是挥之不去的话把了。

 

                           犯傻篇

  头脑不笨爱思考,  琢磨点子自己搞。

  图纸从来不保守,  任人看来任人瞅。

  大脑虽说不算老,  就是心眼实在少。

  成果虽未获专利,  人家搬来照你抄。  

注:本题材源于一个同行向我要了一份典型纯水站的组装透视图纸,我当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闻讯后很不高兴,她说:“你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设计完这么一张图纸,凭啥白白拱手相送啊,你有点傻过头了吧。”

                

                          健康篇

他被蚊子踢一脚,   精神紧张不得了。

到处寻医又问药,   各大医院跑个到。

书上网上查资料,   是否与己对上号。

寻求健康每天走,   戒烟限酒做得好。

注:本题材源于我身体略有不适之初曾经多方咨询过有关事宜,她就说我太娇气,还把我身体出现异样的感觉比喻成“被蚊子踢了一脚”,如此胡诌白咧一通,纯属捏造取笑。

                 

                        臭脚篇

我家老刘汗脚臭,  臭得简直像腐肉。        

野狗闻了顺风找,  人要闻到赶紧跑。

到哪都把鞋脱掉,  火车座位也松脚。

临近旅客闻脚臭,  捏着鼻子无处逃。

洋洋自得还不觉,  逼得人家开了口。

同志请把鞋穿好,  气味让我受不了。

闻听此言穿好鞋,  脸不变色心不跳。

陋习随他到处跑,  今生今世难改掉。

洗脚用水轻轻撩,  不用手搓不用皂。

 瞪他两眼上上手,  离开视线仍照旧。

 两只汗脚那样臭,  泡在长江味难除。    

 谁能帮我出出招,  如何把他教育好?

注:本题材源于一次坐火车把鞋脱掉。记得是白天,气温较高,我当时穿的是球鞋,捂了大半天了很不舒服,于是我就甩掉了鞋放松放松。因我的嗅觉不太灵敏,没有意识到脚有多臭,可邻座的旅客受不了了,于是便开了口请我把鞋穿上。回家后我把此事当成乐子讲给她听,于是就有了这段“佳话”。

 

                        打岔篇

老刘目明耳不聪,  说聋他可不爱听。

正经问话听不清,  打起岔来却很精。

我说厕所没关灯,  他说秦琼战关公。

隋唐三国哪跟哪,  让我肚皮乐直疼。

注:本题材源于我的耳朵有点背好打岔。她为了讽刺、挖苦我而特意编造了《打岔篇》。

                   

                             面条篇

    七六初夏大热天,   树义来家把门串。

    因我上班没在家,   老刘留他吃午饭。

    想做点啥有点难,   农村条件不方便。

    干脆就吃过水面,   随即动手把活干。

    平时我干他不看,   竟用热水来和面。

    面团和完粘又软,   实在无法下手擀。

    无奈多多撒薄面,   急得脑门直冒汗。  

    等我中午回到家,   此活最终我来干。

注:本题材源于一年二班王树义同学刚从船厂调到一五五厂时来我家串门,这是我动手擀面条的丢人一幕。

2015年04月25日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以上顺口溜只是她手稿的一小部分。不过我得在此强调一句,千万别以为我在她的心目中就是这个不争气的样子,你别看她嘴上向来不夸我一句而讲起我的不是来却是津津乐道,但我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是任何人都不可取代的。借此机会我还要说一句:人无完人,即便是夫妻也不要刻意强求对方的完美,不要把对方束缚得像个木偶一样,弄不好是要事与愿违的。每个人也都应有一小块属于自己的个人空间,只要不接近雷区。夫妻之间只有相互理解、相互尊重,才会尽享生活的快乐与幸福。

 

注:文中照片的时间、地点(自上而下)分别是:

  (1)1970年于锦西

  (2)1982年于南京长江大桥;

  (3)2014年于承德避暑山庄;  

另:我的户籍名字是刘 治。

                                                                                                        2015年4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8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