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三燕苦旅,走过1800年!  

2015-04-16 17:08:06|  分类: 友情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燕寻踪”序言

辽沈晚报主任记者  张松

编者按:

退休以后,我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老有所为,在多个方面,活出了人生的晚晴风采。两年前,辽沈晚报主任记者张松为撰写大型新闻历史系列报道《三燕寻踪》,多次采访冯立民同学,采纳传播了他许多锦州区域文化研究的学术观点与成果。现在《三燕寻踪》已经在辽沈晚报《摆渡辽河》专栏系列刊出,并将于今年六月成书。现将其中的“序言”以及另外四章陆续刊出,以飨同学读者。

 

        说来话长,“三燕寻踪”这个选题是2012年底黄世明老师交代给我的,当时并不知道该如何写?写几篇?采访哪些人?要走多少路?……20142月,当我大江南北行程万里,历经无数酸甜苦辣,耗时一年多,这近60期、数百张现场图片、约30万字的文稿才一波三折的艰难出炉,这一刻,我竟没有丝毫如释重负的轻松之感,却彷佛与我笔下所写的三燕王朝和那些风云人物一道,沧桑了1800年!

这是怎样一次浩大而奔波的采访啊!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我启动了自己所有的人脉资源,我所查阅的典籍、地方志、考古报告、采访笔记可以堆成一座“小山”,我的采访之旅可以写成一部“游记”:辽西的锦州、义县、北票、建平、朝阳;河北的石家庄、邢台、定州、临漳;山东的济南、青州;广东的广州、肇庆、高州、云浮、湛江;内蒙古的兴和、察右前旗、凉城、呼和浩特、包头……为使采访圆满,省外一些地方,一年之中竟去了两次,如北京、山西大同、内蒙凉城、广东高州。在后来的采访规划中,本来还有对山东龙口的慕村,青海都兰的吐谷浑王陵与土族自治县的采访,但因时间等因素所限,只得作罢。如此算来,此次为期一年多的漫长采访,能够在2014年初结束,反而是最快的速度了。

这次采访,是对我体能、意志力、知识储备乃至人生境界的极限挑战,但仅凭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如无天助,仍是枉然。那种世人无法用常理解释,或者称之为“运气”的奇缘,在我20092010年跑辽宁小镇、2011年探访红山文明、2012年走寻大辽五京时,就已随身附体,而此次“三燕之旅”,这种无法言说的“奇缘”更是如影随形!

总有一个地方,哪怕你闻所未闻,必须去;总有一个人,无论你熟悉或陌生,会陪你走一段路;总有一个遥远而真实的故事,在前方等着你;总有一种令心灵升华的岁月情感,在低谷与挫折中指引你前行!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气场下,那些你所要追寻的古人,凛凛犹生,那种穿越时空的力量令身临其境的你每每心潮澎湃、情难自禁,那些个地点是:朝阳凤凰山、大同永固陵、高州冼太庙、凉城参合陂……

如此规模的考古寻踪系列能够最终出产,不是凭我一人之力可以完成的。我要感谢报社领导与黄世明老师提供的“摆渡辽河”平台,支持刊载这般全景调查式的考古系列,纵观国内平面媒体,不能说是唯一,也是寥寥可数的。

我要感谢摄影记者潘恩战为本系列提供的大量图片,这些图片不仅是精美的,而且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在我们所走过的探访之路上,那些残剩的三燕古迹正在迅速消失,例如,地处义县河夹心村的疑似前燕国都大棘城遗址,仅在我们离开数月后,便成为一处工地……

我要感谢省内外支持此次三燕采访的专家学者和有缘人:辽宁的田立坤、孟昭凯、冯永谦、孙国平、周亚利、尚晓波、刘大志、冯立民、靳鸿林、邵恩库、王涧泓、周自友、李秀华、赵志伟、姜洪军、张振军、冀向升;河北的郑绍宗、李丽萍、康煜、张萍、刘建华;大同的刘晓东、张丽玲、乔晓光、陈荣烨;山东的高明奎、庄明军、李宝垒、于忠明、慕长青;内蒙古的苏西恒、张润和、王志刚、赵建军;肇庆的陈焕明、邓巨林、慕容中南;高州的冯明、莫晖、车闻达、赖松万、陈冬青……

为助我完成“三燕寻踪”系列,田立坤先生将自己几十年的学术心得倾囊相授;孟昭凯老师特意召集专家在朝阳市博物馆内举行一个小型的三燕历史文化座谈会,令我受益匪浅;2013年初,孙国平、周亚利老师带我顶风踏雪寻找龙翔佛寺、龙腾苑遗址,令我实地感受三燕文化的昔日风采;尤其是79岁的冯永谦老先生,2013年陪我两赴山西、内蒙,对冯太后方山永固陵、大同新荣区下甘沟燕昌城、凉城石匣沟古战场、包头二狗湾古城等遗址进行了详细考察,资深专家随程指点、破解迷津,使“三燕寻踪”系列平增了分量与底气!

在山东,青州博物馆的庄明军、李宝垒老师带我探访南燕国都广固城;在广东,高州博物馆的陈冬青老师带我亲临冯冼家族的祖居地;在山西,刘晓东老师领我登临巍峨方山,走近长城脚下的废弃古城,现场详解冯太后的丰功伟绩、慕容垂的末路人生;在内蒙凉城,苏西恒老师助我找到了燕魏决战地:千年前曾令山河为之变色的肃杀参合陂。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所接触的人与以往截然不同,其家族背景几乎都有着非同凡响的历史渊源。百合网创始人之一的慕岩老师为我讲述他所知道的慕容家史;带我们寻访白土镇幕村的资深记者李维宁,是唐朝最后一个皇帝——唐哀帝李拀(zhù)的后人;为我此次采访提供巨大帮助的肇庆伍意万老师,与伍子胥同宗同族;辨析邺城显原陵墓主人的真实身份时,曹操后人曹祖义为我一语道破天机;由包头返沈,为我们买票提供方便的陶立武,先祖竟是家喻户晓的东晋大诗人陶渊明……

我还要感谢朋友们的无私帮助。在《南方日报》供职的韩浩为我提供了与广东慕容后人联络的线索;在北京做生意的冯彬驱车两千余里助我完成了对前燕、后燕的两座中原都城邺城(今河北临漳)、中山(今河北定州)的落地采访;在国企工作的王阳挤出自己宝贵的假期时间,自驾千余里深入内蒙凉城腹地,帮我实现了三燕采访的最终完成……

在未介入这次采访前,“三燕”对我、以及我周围的很多人,都是一个陌生的冷僻话题。“三燕文化”的概念是在1990年的环渤海学术研讨会上,由田立坤先生率先提出的,从此后,朝阳市便打出“三燕古都”的文化品牌,并宣传至今,但传播效果却不甚理想。

何谓“三燕”?这是指千年前的五胡十六国时期,以龙城(今朝阳市)为中心,立国于辽西的三个辽宁本土王朝,前燕(337370)、后燕(384407)、北燕(407436),时间跨度为99年。前燕、后燕为慕容鲜卑所建,而北燕的统治者则是鲜卑化的汉人冯跋。前燕、后燕的势力范围曾一度扩张到整个中原,尽管国祚暂短,却是当时长江以北地区与东晋、前秦鼎足而立的显赫大国。

因根基不稳、交替迅速,这三个王朝在史册中被一笔带过,记述甚略,以致于后人对慕容皇族的点滴了解竟然来自于金庸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武侠迷们对风流倜傥、武功卓绝的慕容复津津乐道,对其家传武学“参合指”与段誉“六脉神剑”的孰优孰劣热议不休,却不知,这慕容复的原型便是大名鼎鼎的后燕开国皇帝慕容垂,“参合指”的典故渊源正是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的参合陂血战。而真实历史的惊心动魄、云诡波谲,即便金庸先生妙笔生花,也难及万一!

为什么要写“三燕”?付出如此巨大努力采写三个短命王朝,意义何在?这是一个我用“步履与心灵”丈量并感悟了整整一年的历史悬疑,好在,今天,它已迎刃而解了。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在中华民族融合激荡、也是最为精彩的近两千年的历史进程中,不到百年、历来不受重视的三燕王朝绝非鸡肋,而是有其无比深远的历史贡献的!对三燕王朝的探访,直接涉及到华夏人种的起源之谜、辽宁黑土地的光阴之谜、乃至中华民族的价值取向之谜!这些谜,在我的脑海中,是一个个奔涌激越又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是一个个纵然逝去千年依然面目如生的飞扬俊杰!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活在他们的世界中、气场里,或哲思、或喟叹、或悲戚、或感奋,至最后,我自己竟成了这1800年未了历史的一部分,当那种彷佛前生注定的人生奇遇将我引入高州,与北燕后裔万里邂逅时,我突然醍醐灌顶,明确感知到自己已然成为“历史的信差”,而将这一段段隐秘千年、感动千年的故事带回辽宁、传播于世,将是我的人生使命,那一刻,有一种足以使人泪流满面的神圣感,强烈撞击我的心灵!

您想知道东北地区有史可寻的最早的佛寺、最早的官学、最早的帝都,起自何朝吗?您是否了解,威震华夏的慕容名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女政治家冯太后,一生魂系辽乡?您可曾听说过,一个亡国皇族飘洋万里,泽被岭南、将海南岛正式并入华夏版图的传奇故事?有没有人告诉您,在今天广东、海南岛一带被敬若神明的冼夫人,是“辽宁媳妇”?她的后人、被野史歪曲的大唐忠臣高力士,居然是龙城子孙?在您所了解的古代著名战争中,可曾见到史家将前燕的大棘城之战、后燕的参合陂之战与赤壁之战、淝水之战相提并论?那被盗墓小说演绎得如梦似幻的“九层妖楼”,有谁知,其原型实为“慕容王陵”?……

带着这一别样视角重看“三燕”,您会恍然大悟,这是何等精彩纷呈、波澜迭起的壮美史

啊!您会眼前一亮,在暗淡的刀光剑影、远去的鼓角铮鸣中,曾经有那样一群辽土英豪横空出世、风采飞扬,奏响了一曲曲唱叹千年的震颤雄歌!您会由衷感叹,在那个被后世描述成暴力凶杀、色情变态的十六国南北朝时代,千年前的辽宁人曾经承担起国家的责任,曾经在无助的乱世中傲然擎起民族的复兴之火,这豪迈、这担当、这感人至深的家国情怀,最终熔铸为今日中华充满正能量的主流价值观,荣升为我们这个多难民族传世不朽的人格信仰!这,就是我历经一年的历史苦旅,发现的“三燕故事”,总结的“龙城精神”!

依据这一历史脉络所采写的“三燕寻踪”系列,其时间框架,上限自慕容先祖莫护跋率部入主辽西起,下限至公元436年北燕亡国终,这一时代距今约1800年,但其时空的上下延展度、涉及面要宽阔得多。就像在这一系列中所涉及的王国与朝代,三燕只是一条主线,诸如曹魏、北魏、前秦、后赵、东晋、南朝的宋齐梁陈,包括慕容鲜卑所创建的除三燕之外的其他王国如西燕、南燕、吐谷浑等,均统揽于内。因此,这一系列虽题为“三燕寻踪”,却是一部以记者视角入手的“辽宁版的南北朝史”!

在这部系列中,不仅收集、整理了详实的历史资料与权威专家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且还将首次披露一些鲜为人知甚至不为人知的历史玄机:慕容鲜卑人是金发碧眼的“西方客”吗?大燕皇陵今何在?数万燕军被活埋的恐怖参合陂在哪里?那支神秘逃亡的北燕皇族,究竟落户何方?……我们将用跨省份、零距离、拉网式搜索的全新采访模式,以令您耳目一新的现场图片,向您展示一个逼真的三燕、一个立体的三燕、一个从历史中走来却又生辉于当下的全新三燕。毫不夸张地说,系列中不少篇章的内容,与传递的历史讯息,实为史上第一次!

这部系列还在酝酿过程中,便已开始持续释放出其日久弥醇、必然厚积薄发的影响力了。2013729日,高州市委新闻秘书赖松万在《茂名日报》发表整版文章,详细介绍了我们赴高州寻踪北燕皇族后人的行程与意义,我们的高州之行受到当地政府领导的高度评价,并在多次政府工作会议上反复提及;在我们的积极呼吁下,朝阳的专家学者正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起草方案倡议于龙城遗址旁兴建慕容宗祠,以纪念慕容鲜卑开发辽西、促进民族融合的伟大贡献;高州市政府随时准备组织由领导带队、级别甚高的“祭祖团”,回朝阳、北票的北燕皇族老家看看,重续与辽宁故土的千年情缘;因我们的造访,饮誉全国的山东青州博物馆对鲜卑文化的重视提升一格,并计划专程赴朝阳取经,加强对南燕文物的收集整理、注重慕容鲜卑对青州历史深远影响的学术研究;一些重量级媒体,如广东的《南方日报》、香港的《大公报》等,对我们所要解密的“慕容轶闻”、“北燕传奇”流露出浓厚的兴趣,有意联手宣传……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真有可能出现一次慕容后人、北燕后人的盛大回归,而这一“千年回归”所弘扬的“民族融合、国家统一”的宏大题旨,将集新闻性、典型性等诸多元素于一身,势必将历史与现实水乳融合,绽放出令人心醉的夺目光彩!若梦想成真,“三燕文化”就不再是一个学者话题,为朝阳一家独有,而必然升级为一个感动中国的金字品牌!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