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农民工  

2015-02-21 21:13:30|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7班  郭长顺

我是农民工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每每涉及知青的话题时,我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迷茫笼罩在心头,比如,派我当民工从不征求我的意见。青年抽工总是最捣乱的先走,一高中的最老实的留在后边。阶级斗争与贫下中农再教育过程中让青年提心吊胆,坎坷生活混杂教育,每天不安,青年要么对着干,要么闭嘴挺到最后。很有心计的大队书记疑虑的眼光看待这些城里的学生,不仅是一高中的学生,对那些下放的干部也是这样。落户在祝总这块土地上只能听之任之罢。我这个农民工别看书生气,到过很多地方干活;秦皇岛南线建铁路,大风口水库建大坝,八三管道沙河段穿越挖管道沟,沈阳军区电缆铺设到前所鸽子洞 ......  我最难忘的是在深山沟里呆了一年,军工厂锦华机械厂的建设。记得,73年10月辽建大卡车从兴城把我们十二人送北边群山怀抱的山沟里,正在建设大型军工厂房,火车能直接开进车间里。我们的建筑是穿甲弹流水配件车间。整个工地人员都是半军事化管理。知青很少,大部分是农村转业兵。我是唯一的高中生知青。土建队长们想把我抢到手,弄得半红脸。我不知道什么人直接把我安排到被人羡慕的水暖班。这个班是有名的公主班,三个女电焊工都是辽建领导的孩子,虽然是下乡知青但一天也没在农村呆过。她们显得骄傲,高贵。我的到来给她们衬托得更加光彩。我是农民工,很多体力活也不用发愁了。她们的月工资60多元是我在祝总全年的收入。她们异常的兴奋和骄傲,这却让我常常感到自卑。什么叫自尊,恐怕连傻瓜都知道,都是同年龄的青年人,每天在一起共同劳动,但差别很大,一个是农民工,一个是城里的工人。焉能叫人心平静呀!我更加坚定离开农村回城的决心。

        每月底我开工资后都要回锦州看看母亲,自己60多元工资只留15元伙食费。其余全交给母亲。母亲是好强的女人,快60岁人了,还在凌河工具厂上临时工,气管哮喘很严重,也舍不得请假看病,每天晚上和妹妹包揽计件零活;制作药品包装盒并且上面粘贴商标。一个多月时间200多个盒子,我帮她送交古塔街药店时。检查出少数盒子商标贴倒了,其实提醒一下注意就行了。结算还不到十快钱,可那验收员却联系到革命态度问题,坚持返工重新粘贴商标。说三道四,我一听顿时生气把药盒掀翻在地上,钱也没拿到转身就回家了。母亲怪我不会圆滑,太倔强。我却坚决劝告母亲不要在干那活了。钱很重要,但尊严更重要啊。不能让别人欺负我们。我是农民工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水暖班里的人对我都很体贴,每每雨休时候我们一起聚餐,不让我出钱,跑腿买东西是我啊,拿着大家的钱去20里地外的毛屯买回花生,罐头,烧鸡,啤酒  ......十几斤东西背在肩上顶着大雨回班里,大家高兴极了。辽建工地的女工人大多数和男人一样喝酒是最大乐趣。个个性格豪放。不把意见憋在肚里,路见不平敢拔刀相助。我班这三个女干将工地有名的辣妹子,更是敢说敢做,工地的人不敢轻易招惹她们。我心里羡慕她们无拘无束、每天快乐生活。一次,小顾喝酒中为祝总青年打不平,骂道;“狗屁大寨典型,拿知识青年当猴耍,算什么东西.......”。她内心非常同情我啊。我的合同估计一年后转为正式工人没有问题的。小顾的父亲会帮忙的。而我实在不愿意一辈子建设山沟,也不情愿干建筑行业。我在祝总已经五年了,何必还差它两三年?,有何着急乎?眼前我的工资和同学比较起来算高的,在山沟里人气是香的。求我干活的人真不少,焊冼脸架,制作铁炒勺,农村的镐头,铁锹,马车,推车天天有。我简直成了香饽饽。天天的表面的快乐代替不了我的期望。74年抽工消息传到我们工地时。班里所有人都积极为我出谋划策,班长主动让我回祝总探听抽工的事,而且照常划考勤。我身上装好九月份的工资,穿着工作服,直接由杨仗子车站到锦西车站奔向高岭去了。

        祝总大队的小卖店老板是韩朝相的夫人,我叫她韩婶。她给我印象总是善良、亲热、体贴、乐观的,每每我在祝总有顺心的事都会猜想是她暗暗为我帮忙。我一进村首先到小卖部找她。她激动无比地告诉我;抽工名额马上下来了。你来得正是时候。又邀请我晚饭到她家和韩书记喝酒。我很感谢她的真诚,男人么就应该大度些。我在她那儿拿了四条上等好烟,两瓶酒和糕点。余下钱又给青年点人们买了三斤糖块。晚上坐在她们家炕头上,围着小饭桌,几个菜,我和韩书记交谈起来。酒喝得高兴,话说的明白,老少男人直来直去没有弯道,我说这次抽工该轮到我了吧?他马上接话道;是啊,你该抽工了,我是同意的。顿时我们关系亲热起来了,喝酒他没忘记开会駡我的坏话,向我道歉。我接受再教育必知深浅向他感谢。我们说话投机哈哈大笑,过去的事一笑了之。想起来我和书记闹意见仅仅一件小事引起的。我在大风口水库领队拉土石方时,没有回队上请示他的同意,自己做主给车夫们买了三把大鞭子,拿喂马豆饼换豆油一次。他知道后很不满意,在社员大会上大駡知识青年胆大包天,目中无人........。后来九政把这事告诉我后,我的积极性坠落深渊,我心里暗暗记下他的疙瘩。今天他这样痛快答应我抽工,我还说啥啊。
              其实74年分两批招工,宝太去铁路也是板上定钉的事了。我两要走的事,小青年们都很服气。我们到山海关照了集体相。不久我脱了辽建工作服,改成了八三工作服。都是拢沟样式,行业却变成输油工。

时光在岁月渐渐远去,祝总依然春种夏耕秋收,但韩书记却逝世去多年了。当年的农民工记忆的感觉也会也会消失。

(本文照片:1、回城前在山海关留影,前排右一为本文作者,右二为梁保太;

                        2、和工友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78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