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小师姐  

2015-12-22 17:16:42|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5班  韩紫星

 难忘小师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风声紧雨意浓天低云暗,不由人一阵阵坐立不安……”。这段深沉婉转的二黄慢三眼,喜欢京剧的人再熟悉不过了。这是现代京剧《沙家浜》中阿庆嫂堪称经典的唱段之一。当年京剧名家赵燕侠首唱之后,刘秀荣唱过,洪雪飞唱过,王蓉蓉唱过,各地样板戏学习班和以后的各剧团演员以及戏迷票友也都唱过。然而,至今在我耳畔经常回响的,却是五十多年前我的一位小师姐的演唱。称之为小师姐,是因为她进厂比我早几天,年纪比我小几岁。

那一年,我这个“老三届”中学毕业生“因病留城”。在家吃了两年“闲饭”之后,遵照上级关于“四个面向”(即:面向农村,面向边疆,面向工矿,面向基层——笔者注)的指示精神,别无选择,只能是最后一个面向——基层。我很幸运,被分配到区街工业的区属工厂。厂子人数不多,规模就谈不上了,除了我们这十多个刚进厂的小青年,再就是几名技工和盲聋哑残疾人,从事简单的机械加工和金属编织等工作。别看企业小,隔墙而立的“邻居”——千年古塔,却历史悠久,闻名遐迩。由于受到史无前例的“洗礼”,人们的思想较为单纯,生活也很单调。青年男女工友之间,虽不能说心如止水,但绝无半点“非份之想”,尽管我们都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低头干活,抬头望塔,两点一线,日复一日。当然,一年365天,还是有几天比较轻松的,比如参加区里文艺调演之类的。区里要求每个单位必须出两个节目,这是政治任务。小师姐的拿手好戏《沙家浜·风声紧》是逢演必上的保留节目。为了凑数,我们四个半大小子的三句半,也有幸与街道大妈们一同被“调”上“革命的舞台”。

我从小喜欢京剧。儿时就软磨硬缠、拽着妈妈的衣襟去戏园子看戏,曾亲眼观看尚小云、荀慧生等艺术家的精彩表演。虽说看不明白,听不清楚,心情却是无比愉悦的。因此,对于会唱京剧的小师姐就少了一些距离,多了一点好感,仅此而已。据说,小师姐的姐姐是关内省团的一名专业京剧演员,本来很有前途,只因其担任多年居委会主任的父亲年轻时当过警察—伪满洲国的,触犯“公安六条”,被打入另册,姐姐便因此“靠边站”了。小师姐亦因此几次失去进入市样戏学习班的机会。

小师姐在厂内的具体职务,一直到今日我也不甚明了。好象是车间的什么员,还兼零部件、小型工具的保管、发放等工作。基于对京剧的共识,我和小师姐的共同语言略显多些。在工作上,小师姐常常给我帮助与支持。无以为谢,我偷偷借给她一本文革前出版的梅兰芳、马连良等京剧大师写的书:《和青年演员谈学艺》。

我们每天重复着低头干活,抬头望塔,倒也相安无事。

就如同天有阴晴、月有圆缺一般,平静的生活中也会突起波澜。有一天车间主任让我去小师姐处领取螺杆,因急等着用,我空着两只手就去了。小师姐也是好心,看我两手捧着螺杆不便,就信手从桌上的报纸中抽出一份,将螺杆包好递给我。小半天的时间过去了,领来的螺杆一根不剩,各就其位,只有那张曾包过螺杆的报纸孤零零地被遗弃在工作台上。快吃中午饭的时候,厂革委会的陶常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瞪着两只金鱼眼睛毫无目标地东瞅瞅、西看看,最终目光锁定在工作台上。他漫不经心拿起报纸,飞快地描了两眼,随即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这不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吗?!”原来,小师姐给我包螺杆的报纸上刊登有现代京剧《红灯记》的剧照,不知哪根螺杆“不老实”,竟将李玉和的脸戳了一个洞。这还得了?八出样板戏是“伟大旗手”江青同志亲手缔造的,反对样板戏就是反对江青同志,反对江青同志就是反对党中央!响当当的造反派出身的陶常委天才地完成了响当当的“革命推理”。

眼见得灭顶之灾即将降临到小师姐的头上,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胆量,主动跑到陶常委面前去“自首”。我承认,是我拿报纸包的螺杆,背后无人指使和参与,把李玉和同志的脸戳破实属意外,愿意接受广大革命群众的批判,云云。陶常委并未因我认罪态度好而给予宽大,反过来变本加厉上纲上线。幸亏老抗联出身的厂革命会主任念我年轻初犯,家庭成份不算太高,极力护持,现行反革命的“帽子”才没有“戴”到我的头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厂里是待不下了,我只好投奔远在贵州煤矿的一位本家兄长。

到异乡不久,在与家中通信时得知,一位年轻女工找到我家托我们同院的小孩送来一个牛皮纸包,内有《和青年演员谈学艺》,还有一副毛毡鞋垫,牛皮纸上写有几行字,但不知为什么又涂抹掉,依稀可辨的是:女儿街547号。不用说,这位女工就是小师姐了。怎奈当年不谙世事,觉得自己是“吃阳间饭、干阴间活”的钻煤洞子的身份,无颜面对家乡父老,也就没有与小师姐联系。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之后的几十年,上有高堂,下有妻小,为生活四处奔波,一直不曾与小师姐见过面,也不曾获悉小师姐的信息。虽说是,从小喜欢的京剧与我渐行渐远,不过,我的耳边倒是不时响起小师姐的唱段:“风声紧雨意浓……”

难忘小师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今年春上,陪外地来锦的友人游览观光,在古塔公园内不期邂逅当年同在区属工厂的老同事玉兰大姐。曾经英姿飒爽、风华正茂的“厂花”,如今已是满头霜染、年逾古稀的老奶奶了。说起小师姐,老同事的话语更多。透过老同事的叙述,令我真切看到一幅幅刻骨铭心的画面。这些画面,将会如影随形般陪伴我走完余生。

当年,在我告别亲人乘车远去那天,小师姐也曾去车站为我送行。因得到的消息较晚,直到列车开动,她才满头大汗跑到站台。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寻觅,终于隔着车窗她看到了我,可是无情的列车已从她身边呼啸而去。她泪眼盈盈地追呀,追呀,追,还是没能追上。……小师姐直到36岁那年经人介绍,才嫁与一个比她大十多岁的男人。面对婚姻的不如意、企业破产、父母年迈多病,小师姐依然难以割舍对京剧的眷恋。古塔公园、凌河岸边、工人文化宫内,凡是有戏迷票友聚集的地方,都少不了小师姐的身影,都会听到小师姐的演唱。我知道,小师姐的生活中离不开京剧。就是在小师姐罹患不治之症、弥留之际,还恳请别人指点贵州的方向,拼尽心力有板有眼地唱道:“风声紧雨意浓天低云暗,……为什么到如今不见回——还——”唱着,唱着,声音渐渐弱了,仿佛飘向很远很远的地方,直到最后再也听不到一丝声响。随即,小师姐的眼角处蓦地涌出两颗晶莹剔透的大泪珠,闪动片刻,才心有不甘地顺着脸颊滚落下去,转瞬化作无数亮晶晶的小星星……

 

                   

  评论这张
 
阅读(131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