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山洪暴发 水口脱险  

2015-12-17 15:01:40|  分类: 追忆师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3班  闫秀清

山洪暴发 水口脱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前几天参加合唱团活动时,赵有提议让我写下乡山洪爆发时王春桥他们几个遇险、抢险的经过,说那可是让全村人震撼的大事啊。我是该事的间接经历者,不具备直接发言权。春桥离开我已经一年多了,在这里借我的笔把这惊心动魄的往事写出来,并寄托我的思念。

四十七年前依稀遥远,但仿佛又在昨天。

1968年我们这群充满革命热情、风华正茂的一高中三、三班同学(七男三女),远离亲人,下乡来到绥中大王庙黄土坎西队。我们十人重新组合成一个大家庭,大家互相关心、互相照顾,同吃同住(当然男女有别)同劳动,直至分批回城,我们不知吃了多少苦,挨了多少累,但我们懂得,彩虹总在风雨后。

回忆往事,历历在目。时间越久,越是珍惜。山洪暴发 水口脱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黄土坎是偏僻的山村,四面环山,最高的山是大西山,山势险峻,立陡石崖,乱石嶙峋,植被不好。连放羊人都很少上去,真可谓是“穷山恶水”,但这里的民风很淳朴。1969年的夏天雨水特别多,隔三差五就下场雨。我们挺喜欢这样的天气,因为下雨不出工,可以在屋睡大觉。可是物极必反,雨水太多不是好事。一天(数伏前后,具体时间记不太清了)雨下的特别大,我们几个正在屋里唠闲嗑儿,就听外面人声嘈杂,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冒雨跑出去,只听有社员大喊:“青年被洪水冲跑了!青年被洪水冲跑了!”“这可咋整!我们社员可没有一个会水的。”有个社员说:“只能到村东头、河面较宽的下游去打捞。”他们手里拿着锹、锄等工具,边说便往下游跑,我也夹在其中。从社员口中得知被冲跑的有王春桥……听到这里,我心咯噔一下,害怕的直想哭,可我又憋回去了,装的很镇静,原因很简单,就是拍贫下中农笑话我,说我不坚强。现在想起来觉得挺好笑,我们跑到下游站在河边,焦急的望着、等着,目不转睛地盯着河面洪水中的变化。只见洪水中夹着石头、枯枝败叶,翻着筋头似的从上游滚下来,水势凶猛,漫无边际,整个干枯的河道,眼下全被洪水占据,看不见一点往日的影子。这洪水主要是从大西山上冲下来的,这次山洪爆发,在黄土坎来说,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更不用说我们城里人更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山洪水,简直让人看着眼晕,心跟着忽悠、忽悠着。在这湍急的河面上,哪有一点人影,大家都议论纷纷,也都束手无策。后来雨渐渐停了,河面平稳了,很多人们没有看到被洪水冲跑的青年,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三三两两散去了。我依然呆立在河边,仍旧看着河水。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闫秀清!”回头一看,内心禁不住一阵狂喜,他生气勃勃的出现在我面前,他没事,太好了!虽然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可是当年的那个王春桥犹在眼前,只是“昔人已乘黄鹤去,世间空留断肠人。”当时的他手、脚、胳膊、腿都不知被啥划了多少血口子。我并没有像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激动的热泪盈眶,然后扑到他的怀里。只是急切地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啊,他笑着说:“害怕了吧?你看,没事。我们边走边说吧。”就在归途中他给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因为下雨他们几个男青年也在屋里休息,恍惚听见外面传来哭喊,呼救的声音。仔细一听原来是河南岸老张家传来的,肯定是出事了。老张为人厚道老实,是个转业兵,他家住在发水河沟南岸,房子紧靠河边,当时只有老张媳妇和几个年幼的孩子在,洪水灌进屋里,眼瞅着水就要上炕了,他们娘几个慌了神,怕房倒屋塌,就连喊救命。此时青年点中几个会水的,张清林、王春桥、刘晓刚等同学听到喊声,二话没说,立刻冲出房门,向河边跑去。到了河边,面对像一群脱缰的野马般势不可挡的山洪水,他们不顾一切,下水过河。好不容易才到了对岸,立刻帮助老张家搬东西,把大人孩子安顿到安全地方。社员家的生命财产没有受到损失。于是他们就往回游,这时,水更猛了,人送绰号“大鲤子”的张清林同学水性好、胆大、心细、有经验,迎着洪水来的方向拼力游了回来,刘晓刚被冲出老远,才爬上岸,可春桥一脚踩进被山洪冲出的深沟里,来不及站稳,就被一个浪头打没影了,大头朝下被洪水冲跑的,想再站根本就站不起来了,只能在洪水中挣扎,尽全力保护自己,只有向沟边靠近,找机会想法脱险。开始他看到社员李xx在慌乱中,把镰刀头伸过去救他,他刚要去抓,又被洪水卷走了。水势太猛,如果没有外界帮助是很难上岸的,顺着水势游过沟边一棵小树,他一把抓住树枝,无奈树小根浅,被他一抓,小树连根拔起,和他同时被洪水冲走了。他还在想办法,寻找机会,应该说天无绝人之路,在洪水中终于抓住了一棵倾倒的但牢固一点的大树,死里逃生,爬出水面,安全脱险了。

山洪暴发 水口脱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问他:“你害怕了吧?”他说:“被洪水卷走时并不害怕,怕就怕被洪水卷进河边的井里,因为那时河边的井已被洪水淹没,那再想出来可就难了。”可也是,当时情况的凶险也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了。值得庆幸的是春桥、晓刚和老张家都水口脱险。回来后,全村的好多社员都来慰问,都夸我们知青是临危不惧、奋不顾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好后生。

山洪暴发 水口脱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四十几载,在漫长时间的长河中,亦如白驹过隙,但却承载着我们这一代人,那一段难忘的经历和复杂的情感,只希望我们这些还健在的同学,在未来的路上且行且珍惜,已逝去的同学王春桥和张清林等能远在天国再相遇、重聚首、还同窗、做挚友!山洪暴发 水口脱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本文照片:1王春桥、闫秀清在排练情景剧《我们好好爱》;

2、在33班66集体祝寿班会上,当年下乡到黄土坎西队的王春桥(后排左三)刘晓刚(后排左四)张宝林(后排右一)闫秀清(前排左三)严志兰(前排左四)同到场的下乡到黄土坎大队的同学及家属合影;

3、1998年,下乡到黄土坎西队的部分同学在母校留影,

4、1988年33班聚会前,王春桥和张清林(右)在锦州工人文化宫门前交谈;

5、当年在黄土坎东队插队的杨铁光,当天记下日记,描述了西队同学下水救人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84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