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 两起两落  

2015-01-25 06:41:02|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5班  安海岐

我的 两起两落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人生总有波折,或大或小,有长有短,不可能一帆风顺。在我的一生中有过两起两落的经历,回忆起来,印象之深,回味无穷。

        (一)

        在“文革”期间,我做为一派的头头,没有受到任何冲击,很安稳地下了乡。到乡下表现不错,1969年年初调到公社帮忙,后又调到绥中县“五七”办公室,与原锦州市地委书记赵奇等人一起做一些“五.七”大军和下乡青年的管理工作。在此期间曾到绥中县王宝公社王宝大队知青点蹲点,总结推广王宝大队知青点的先进经验,使王宝大队知青成为全县知青点的典型。全县在王宝大队召开现场会议之后,我便回到县里。

        一天,“五.七”办公室李主任找我,开始他夸奖了我一番,随后说:“因为你牵涉到‘5.16’问题,经‘五.七’办公室研究,决定让你回原来的青年点,这一段的工作暂告一段落。你看怎样?”我说:“我没意见,我今天整理交接一下,明天就回去。谢谢领导这一段对我的指教和帮助。”

        当时,我心里很难受,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幸好我心理还是有点思想准备。因为这一段时间里市里找我外调的人接连不断,我有预感,早有一天会打马归山。

        第二天上午,我扛着行理,搭上去小庄子公社的马车回到盐场大队。

        过了一段时间,一天,大队邱书记找我,对我说:“经大队党支部研究,决定让你到三家子五队担任生产队副队长,协助生产队队长把五队工作搞上去”。三家子是一个小队,离盐场屯两里多地,因为有六、七十户人家,划分两个生产队五队和六队,统归盐场大队管理。这两个生产队都有我们一高中的青年点,尤其是五队人员我非常熟悉,王秉越(当时担任生产队会计)韩禹奎、林运鸿、韩英等人共5名同学。我当时略加思索,马上回答说:“行,既然大队信任我,我同意去,一定不辜负大队党支部的期望,把工作做好。”

        第二天我就搬到第五生产队的青年点。大家都非常热情地欢迎我。

        晚上,召开了生产队社员大会,党支部书记简单地介绍了我的情况,并说经大队党支部研究,给你们小队派来一名生产队的副队长,希望大家支持他的工作,把生产队的工作做好。邱书记讲话。社员鼓掌表示欢迎。当时我做了发言:一是虚心向贫下中农学习,学习社员们的好作风、好品德;二是要团结一心,在队长的领导下,一心一意搞好生产;三是我一定公平办事,带头苦干,有什么缺点毛病大家要不客气的批评指正。

       五队的社员对我并不陌生,因为下乡时,我是带队的,谁到哪个青年点都是我分配的,另外我在大队经常出头,是民兵连的副连长,所以社员们对我有一定了解。我讲完后,大家都说:“你就带领我们干吧,保证没问题。”

那一晚,我睡了一宿好觉。我深深地感到中国的农民是最朴实、最善良、最善解人意的群体。

我的 两起两落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到五队后,经常与社员唠家常,顺便了解队里的情况。生产队有30多户人家,百十几口人,100多亩农田,在盐场大队自然条件是最好的。在谈话的时候,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陈述派性的危害,我说,宗派家族之间的斗争,实质上与派性没有什么两样,它分散人们的精力,涣散人们的斗志,到头来两败俱伤,谁也得不到好处。社员们都纷纷点头,赞成我的观点。

        进入三四月份,大地开始解冻、复苏。我们组织社员起土倒地,并把粪肥送到地里,紧接着开始种地,男女齐上阵,四周不时响起社员们爽朗的笑声。

        6月份,进入生产的季节,这时正赶上生产队队长到大寨参观学习,全队的担子就全压在我的身上。早晨4点30分,我就吹哨,组织社员下地铲地,干两个来小时,6点半钟收工回家吃饭;7点30分我再次吹哨子,带领大家继续铲地。

        铲地时,我打头。后面跟着20多名社员,我们一字排开,就象给大地梳辫子一样。大家一边铲地,一边唠嗑,开着玩笑,其乐融融。中间休息时,不少社员往地里一躺,大地当床,兰天当被,美美地睡上一觉,11点30分收工。吃完中午饭后,下午1点钟继续吹哨,晚上太阳落山时我们开始收工。就这样周而复始,整整干了20多天,胜利地完成了铲地任务。

        在铲地期间,有一次我得了感冒,一手握着锄头,机械地重复着一个动作,就觉得浑身乏力、困倦,两眼冒着金花。当时我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倒下,一定要挺住,社员都看着你呢!我一直坚持到收工为止。

        社员看到我带病坚持带领大家铲地,都非常感动。每次吹哨集合时,社员们都按时到达,20多天里,没有一人迟到掉队的。

        经过这一次铲地,我与社员更加亲近了,可以说召之即来,来之则干,没有一个打回的,并且都能按时完成分配的任务。在铲地之前,我拜一个老农为师,他教我如何下锄,如何运锄,如何把地铲好,他还把一把祖传的最好使的锄头借给我。“人巧不如家什妙”,有了这把锄头,我在铲地时就成了地道的农民把式。到了秋收的季节,大地一片欢腾,在金灿灿的田地上到处人欢马叫,人们脸上挂着收获的喜悦。有一次在割地时,我躺在散发着浓香味的高秆桔上,四肢伸展,我冲着蓝蓝的天空大声喊着:“天随人愿,我们丰收了。我们的汗水没有白流!”

        到了冬季,我和队长商量,为了做好明年的生产准备,眼下应立即到建昌县换一批好种子。我自报奋勇,全权负责到建昌换种子一事。

       1970年1月份,生产队出了一台大车,装满了准备到建昌换种的粮食。除车老板外,同去了三个人,我和仓库的管员及联系人。

       当时,正赶上三九隆冬的季节,尤其到了建昌的山区,天空阴冷阴冷的,在车上坐久了,浑身直打颤。于是我就下来跑步,跑热了再上来。

       为了抓紧时间,我们披星戴月,马不停蹄,只听到马蹄的嗒嗒声和车老板的吆喝声在天空中回荡。经过一天一夜的急驰,晚上到达了目的地。

        我们找了一个大车店住下来,凭着我在青年点的做饭经验,为大家做了一顿香喷喷的高粱米饭和炒盐豆,炖了一锅大白菜。大家饱饱地吃了一顿。

        第二天,我们换完种子,就急着往回赶。在车上,我哼着小调,把寒冷完全抛在了九霄云外。

        我在三家子五队,从春天播种,到铲地施肥,最后到秋收,整整干了一年。在年终分红结帐时,分值从原来的两角钱涨到五角钱,当年是全大队分值最高的生产队,社员不仅收入增加,分得的口粮也比往年多了二至三成。

      (二)

        1972年8月,我从农村调到锦西化工厂,分配在水银电解工段工作,干了一年多时间,便到烧碱车间任团总支书记。      1975年9月经人推荐到锦州市燃料化学工业局宣传科工作。1980年任宣传科副科长,主持工作。

        当时的燃化局是全市最大的工业管理部门,分管全市的石油化工、医药和煤炭四大工业企业。正当我干得起劲、局里拟下派我到一个中型企业担任领导的时候,1983年6月份,局党委书记郭XX找我谈话,他说:“最近局里对你在‘文革’的表现进行了调查了解,根据市里清查办公室的意见,你在文革中犯有一般性的错误。经党委研究,决定免去宣传科副科长职务,调离宣传科,到企业管理科任科员。”

        我听后,眼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我说:“我接受组织的决定,我相信党,接受组织对我的考验。”

        在这段日子里,我心里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这一时期,外调的人员不断,我把全部责任承担下来,不管调查谁,我都尽量往好里写,尽量减少没必要的政治麻烦。

        此外,我还要认真的反省和检查自己在“文革”中的问题,认真地撰写“说清楚”材料。一天,我在全机关大会上就“文革”中的一些问题做了深刻的检查,获得了大家的谅解。

        不管怎么说,我在“文革”中确实做了一些错事傻事,但是与那些蹲过“牛棚”、被打死打残的人比较起来,我还是幸运的。我认为我是热爱党的,今后的路还长,我不能就此颓废下去,我要汲取教训,振作起来,继续前行。

调到企管科之后,我一点也没有灰心,而是天天早早上班,打扫机关厕所卫生。白天在做好机关工作外,我还认真地学习了企业管理知识,积极参加辽宁大家经济管理系的函授学习。经常深入企业调查研究,增加企业管理的经验。

        1985年10月,局常委根据我的表现,决定派我到锦州市化工四厂担任厂长,我欣然同意。

我的 两起两落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经过一年的奋斗,该厂一举转亏为赢,满院子的化工产品都销售一空,我当年被评为市政府优秀厂长。以后连续多年盈利,职工收入逐年提高,奖金福利待遇在全系统都名列前茅。

         这段人生经历,使我感悟到:人在低潮的时候,在受到挫折的时候不能倒下,要奋发向上,努力拼搏,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不虚度年华,对得起我的生身父母,对得起党对我的多年信任和培养。

        回忆我一生中的这两段经历,可能鲜为人知。我把他记述下来,就是要告诉后人,人生要认真地把握自己。千万要谨言慎行。在风口浪尖上一定要独善其身,不可头脑发热,不顾法律底线。

        人生要尽量减少波折,要尽量少走弯路,关键时候把握住自己,不要有太多的奢望!

2015-01-21

照片说明:

1、本文作者安海岐在渤海湾畔;

2、作者(左二)与同学再回当年当生产队长的村庄;

3、作者(左一)在任锦州市化工四厂厂长时接受锦州市政府奖匾。

  评论这张
 
阅读(79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