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老照片唤起的回忆  

2015-01-22 19:22:57|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5班 黄晓勤
       今日参加快二班活动回来,开始翻箱倒柜,在一堆照片中,找了几张,在老照片中寻找岁月的留痕,打开尘封的记忆。
     
老照片唤起的回忆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入队纪念。这张照片拍摄于1957年,看来我是第二批加入少先队的,因为我是1956年9月份上小学,第一个学校是锦铁第二小学,都是铁路职工子弟。我上学时,是妈妈为我报的名,上学是邻居家的孩子结伴而行。当时爸爸在铁道部工作,全部家庭生活重担都落在妈妈一个人的身上。但是,我记得这张照片是爸爸回锦州探家,陪我去市里的照相馆照的,那天我特别高兴,穿着妈妈亲手缝制的紫色条绒的小棉大衣,戴着鲜艳的红领巾和少先队小队长的标志,手里还拿着获奖的奖品。这是我一生中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儿,可能是我开始懂事了,对父亲开始有记忆了,因为小学期间,我只记住爸爸为我做过的两件事,一件事是带我照这张照片,另一件事则是帮助我搓了很多小纸棒,十个一捆,是用来数数的。长大了慢慢地知道了很多,现在又能说出不少过去不敢说不想说的事儿。比如,爸爸为什么老写向党交心的材料?爸爸为什么从北京回到了家乡?文革中爸爸为什么和我不是一个观点?后来他为我的成长把关定向,为我的小家倾注很多心血,何止一张照片、几捆纸棒?更主要的是他给予我生命,他承载了太多不愿影响儿女前程的酸甜苦辣。
        老照片唤起的回忆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小弟从军。1969年,长春守备部队到我下乡插队的地方征兵,听接兵的两位首长说,要一个小兵,给首长当警卫员,十五周岁就行。我不知道哪来的那股子劲,想起了和我在一个青年点搅马勺的十五周岁的弟弟,年龄、个头都合适,长相也挺不错的,人还挺机灵的,青年点的大哥哥大姐姐们都很喜欢他,说不一定征兵的首长也能相中他呢。
我真的来了勇气,到公社找武装部长给弟弟报名,并表示了姐姐送小弟从军的决心,然后又找到接兵的首长,把他们请到青年点去,暗访目测一下小弟。当时小弟正和青年点的陆景安大哥哥拿着捡粪的筐,靠着大队部的窗户前休息,小弟很机敏,一见我和两位穿军装的人走过来,立即行一个军礼,他当时的打扮真的挺有意思,头戴海军帽,身穿妈妈亲手织的布做的便装衣裤,腰间系一条黄色线织的武装带,真有点儿像当年的新四军、八路军时的装束。经过这次暗访,弟弟面试、体检都合格了,接下来就是政审了。
        政审这一关把我难坏了,因为正值文化大革命,爸爸妈妈都有大字报,问题没有结论,这确是一大难题,就在我愁眉不展的时候,我们遇到了“救星”,她是居委会主任,共产党员艾玉良,是一位老革命军人的妻子,是她实事求是地为小弟出了证明材料,使得政审顺利过关。小弟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
我们插队在绥中的西北沟,交通不便,但小弟临出发前还是应和父母见上一面。在当时的情况下,既想让家中知道小弟参军入伍的高兴事,与我们共同分享快乐,但又不想让有些人知道,怕误了小弟的前程。我只好在给家中发电报的措辞上多动点儿脑筋,“喜,急,见电速来”的电报发出三天后,爸爸来到我们插队的地方,把弟弟接走了,弟弟穿着便装回家与母亲见了一面,就匆匆地登上北去的列车,去履行一个军人的职责。
       到部队不久,便接到了小弟来自北方军营的信,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共和国的热爱,对人民军队的忠诚,当然也充满了对父母的爱以及在姐姐身边这段终身难忘的姐弟之情。那一段时间,我们共和国的天老是阴的,我们冲破了文革的阻力,冲破了左的枷锁,在父亲的问题尚未结论之前,我们光荣了一把,实属不易之事。现在回想起我们姐弟共同度过的一段儿难忘的时光,不知道这滋味是苦还是甜……
        弟弟随信寄来一张戎装照,我把它镶嵌在日记本中,他真像电影《列宁在十月》中的“瓦西里”,多么光荣神圣的职责!弟弟与首长保持了几十年的联系,直至首长辞世,他们已由战友情升华为亲情。让我为之荣耀,为之骄傲。
      老照片唤起的回忆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第一张工作照。1970年9月27日,我和一高中十几个同学,乘坐一列火车来到当时地处锦西的石油五厂。经过一段时间的新兵营学习培训,我分到军工车间,工种是铣工,从师黄庆章。过了一年还没出徒呢,我被调到厂部生产指挥组的机动科,开始做描图员,后来在设备检修组,副科长尹生是我的领导。一次蒸馏车间检修,我们头戴安全帽,身穿粗布工作服,下去看设备检修的质量。那天艳阳高照,心情特别好,当我带着三个月的身孕,从炼塔里钻出来的时候,有一种成就感。现在想想,我们那一代人那时候是“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都很有素质,很有境界,怀着孕不怕流产,不跟领导讲条件,不说自己不行,竟去钻炼塔,真的有点儿不可思议。正赶上厂报道组的王强师傅来车间采访,顺便给我拍下这张我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一张工作照。还给冲洗出来一张,着的是咖色。照片的整体效果不错,我身后便是高高的炼塔,一看就是石油装置,我给这张照片起了一个名字----《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我把张照片交给我老兄,老兄说挺好,他放在他的钱包里,为的是能够经常看到我,看到肚子里的女儿。拍完这张照片之后,我一直挺着大肚子坚持工作,直到次年女儿健康降生,满月后,我结束石油工人的生涯,结束了两地生活,调回锦州到商检局工作。
       老照片唤起的回忆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外出学习照。刚到商检工作半年,我又怀孕了,不符合当时“一对夫妻一对孩,间隔四五年”的要求, 我想不要。因为我那时候贫血,血色素5.8克,身体条件不允许,单位领导和同事都支持,一起抓出来得了。两边的老人也坚持让我要。那就顺其自然吧。正当我怀孕六个月时,接到外贸部在武汉举办“全国商检系统农药残留量检定法学习班”的通知,这是一个即将开展的进出口检验的项目,涉及检验的方法、检定的标准。咱们东三省有四个名额。其中沈阳1人,长春1人,丹东1人,锦州1人。我当时是大连局锦州处最年轻的,领导决定派我去。我服从组织决定,同沈阳的王克文、长春的顾长春、丹东的淳于书振一起赴武汉商检局学习。因为这项检验会接触很多有毒的化学试剂,对胎儿成长不利,很容易使胎儿畸形。刚到那里,我的新袜子就不知原因的烧得漏洞百出。一样的事儿,好几样说法,有的人认为组织上对我不好,怎么能让大肚子女人出来学习呢,怎么不考虑胎儿的健康呢?我则认为,我们的领导肯定不知道这其中的危害,而是出于对年轻人的重视与培养,才会派我去,我视为荣誉与骄傲呢?我老兄反对的理由极其简单,怕我们娘俩不安全。我还是坚持去了,而且认真地学了,直至临产前,血压出现问题,沈阳的王克文将我护送回锦,回来之前,我们辽宁的三个人与北京局的张杏茹、军队的那位我已经叫不出名字了,在武汉商检局门前合影留念,回来不久儿子安全降生,有一个接户口本的,给我的公公婆婆高兴坏了,从此,确立了我在王家的领导地位。
        由于时间有限,文字量有限,我的老照片的故事暂时讲到这里。
        照片年代已久,已经褪色变形,但是它承载一个时代的记忆、一个家庭的喜与忧、一个人成长的心路历程,岁月的留痕依然清晰可见。忘记其中的烦恼,记住过往的美好,让开心快乐伴着我们慢慢变老,一起用健康快乐拥抱夕阳中的每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81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