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的眼泪  

2015-01-22 07:07:46|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3班王少华

母亲的眼泪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母亲两个字里蕴含着伟大与慈爱,人们把长江黄河称为母亲河,把祖国比作伟大的母亲,把培育我们成长的学校称为母校,母亲是伟大的,母爱更是情深无比。因为有了母爱人类才能世世代代的繁衍与传承,世间之爱唯有母爱才是最真挚,最无私。母爱是不求回报的奉献。母爱是母亲所独有的本能和本性。母爱是无声的,是难以用语言所能表述的。母爱是无疆的,它可以让母亲为子女牺牲一切,乃至于生命。在动物大迁徙的的途中,母角马为了找回掉队的孩子,竞不顾被狮豹吃掉的危险,不惜性命独自返回,在险境中救回自己的幼仔。在汶川大地震中,母亲为了保护孩子竞挺起脊梁,顶住重物的巨压,保护了孩子,牺牲了自己。,有母爱的家才是我们最温馨的港湾。每个母亲都为儿女牵挂一生,流过泪水,有喜悦的泪水,有悲痛的泪水,有伤心的泪水,也有思念的泪水。我的母亲一生曾为我多次流泪,母亲已去世多年,每当想起母亲为我流泪就心感酸楚,使我对母亲更加怀念。母亲的眼泪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母亲第一次为我流泪。是在我出生的时候,母亲生了七个儿女,只有我是个男孩,听大姐姐说:在我的第五个姐姐出生的时候,母亲的精神几乎崩溃了,因为在旧社会重男轻女,没有男孩就不能传宗接代。旧社会农村流传一句话:七个天仙女不如一个点脚儿。正因如此,母亲盼儿心切。当时母亲在家族中抬不起头,没有地位。爷爷奶奶很生气,姥姥姥爷很着急。因此在我出生之前,母亲心里忐忑不安,不敢面对。当接生婆告知是个男孩时,母亲高兴得流泪了。喜悦的泪水带走了她多年沉淀在内心中的积郁。听姐姐们说,母亲几乎整天抱着我很少下地,一个月之后两腿不会走路了。我的出生给我的母亲带来了无限欢乐,带来了尊严和希望。

母亲第二次为我流泪,是在我会爬行的时候,在我还不懂高低的情况下,从炕上爬掉了地下,眼角摔出了血。听姐姐们说,我一声没有哭,可母亲却流下了眼泪。这泪水里饱含着慈母的怜惜与疼爱。从那以后母亲整天不离开我,很怕我再摔着,我几乎成了我母亲生命中的全部。

母亲的眼泪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第三次流泪是在我考入高中的时候,当时考入锦州一高中,我们村只有我一人,全村人都知道了,真好像过去考上秀才一样。当老师把通知书送到我家时,母亲高兴得热泪盈眶。我家热情的款待了送通知书的老师。我又给母亲带来了欢乐和希望。当时我家困难,母亲每年都要喂一口猪,到大地挖野菜割猪草,吃尽苦累,供我读书,每到月初总是把伙食费准备好。每个星期还要为我准备一袋炒面,带回学校,总是怕我吃不饱。母亲那时是何等的欣慰。我每到周末,母亲都要到村口张望,盼我回来。每次回家我都把锦州一高中的校徽郑重的别在胸前,一方面是让乡亲们羡慕我,另一方面是每次母亲看到它,脸上总会出甜美的微笑,眼角里会情不自尽的闪烁出喜悦的泪花。

母亲的眼泪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第四次母亲流泪,流下的是担忧和思念的眼泪。那是文化大革命大串联的时候,我和金铁英,于希平,还有一年级的陈万良。我们四人乘火车南下。任务是看南方的革命形势,每到一处都要看大字报,不敢游山逛景。整天都是到当地名牌大学看大字报,抄写大字报,大多是批判刘少奇和王光美的文章。笔记本抄得满满的,每到一处还得到一枚毛主席像章,如获至宝,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我们到了上海,南京,武汉,长沙,韶山,株洲等地。又回到北京等待毛主席接见。一路走过共去了五十几天,去时穿单衣,回来几乎穿棉衣了。当我回到家的时候,一进门,对门的张大婶先看到我,对我说;孩子你可回来了,你妈想你哭坏了,当时母亲听说南方火车出事,母亲为我担心,天天流泪,盼我回来。我赶紧进屋,母亲拉着我的手就哭,说;你咋不给家写信呢,你爸我俩都睡不好觉整天惦记你。我真是后悔,早知如此,何不一天写一封信,省得父母为我担心。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我深有体会。母亲为我担心为我流泪。每当想起就心有愧疚。

母亲第五次为我流泪,是在我下乡的时候,这次母亲流泪是最伤通的一次,深深的铭刻在我的心里。由于父亲有点厉史问题,也受到了红色波浪的冲击。我为了少受影响,决定和同学一起下乡。父母也为我的前途着想,无可奈何的违心同意了。回到校我和金铁英一商量,我俩达成了共识,和学校一申请,学校领导批准了,后来听说我俩被分配到绥中黄土坎二队。因为我俩没有去,下乡的名单里以后就没有我们的名字了。在即将下乡的前几天里母亲整天在哭,一边为我准备行李,一边流泪。当时我们下乡到绥中,就意味着永远的离开家乡离开母亲。因为当时我们下乡的口号是;扎根,开花,结果。在我即将离开母亲时,母亲哭得更厉害,几乎整天泪流满面。我的心被动摇了,决定不去绥中了。回到学校,我把这个想法跟金铁英一说,他说;他的母亲也在哭,他也不想去了,我俩又达成了共识。就这样,金铁英回到了南山,我回到了北郊,最后还是留在母亲的身边,我不忍心再让母亲为我流泪了。

母亲的眼泪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最后一次母亲流泪,是在我考大学的时候,这一次母亲流下的是喜悦的眼泪。恢复高考时,我还是个民办教师,如果能考上大学,就意味着户口能变本,吃供应粮,这对当时的农村来讲,是农村人人都向往却不可及的好事,可我却即将实现。当时回乡青年没有下乡青年的待遇,几乎没有回城的希望,自己不争取就会一辈子留在农村。我努力复习,参加高考,终于进了分数线,参加了体检,填了报考志愿,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母亲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又流泪了。她对我说;这是我们家的名气,母亲非常乐意到街上和别人见面,总愿意和乡亲们谈起我考大学的事,心里会乐滋滋的,因为当时我考大学,全村人都很羡慕,消息几乎传到村外。,母亲对我说;我要给你们带好孩子,让你媳妇上班,供你念书。当时我的大女儿刚满三岁,那些天是母亲最高兴的日子。可遗憾的是,母亲没有等到我发榜的那一天。在我发榜之前,母亲得了急病去世了。我考上了锦州师范学院物理系。我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我含着热泪,告慰在天的母亲说;妈妈,我考上大学了,你听到了吗?

大学毕业,我又回到家乡的太和三中任教,成为学校和太和区的教学骨干、高级教师。一干就是30多年,直到退休,现居锦州,两个女儿也很优秀。我仿佛看到了母亲在对着我微笑,又仿佛从她的眼角里流露出了晶莹喜悦的泪花。泪花里闪烁出无限的欣慰!

照片说明:1、上世纪90年代王少华在学校留影;

                  2、王少华母亲;

                  3、初中毕业时的王少华;

                  4、王少华文革串联时用的乘车证;

                  5、王少华考入辽宁第一师范学院锦州分院(现渤海大学)的入学通知。

  评论这张
 
阅读(67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