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那 段 沸 腾 的 青 春  

2015-01-18 19:15:31|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2班  才满

   【我 们 的 长 征】且行且思  我的旅游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我的旅游,如果溯源,应该是起始于文革大串联。

    大串联是由长征开始的。大连海运学院的红卫兵开了头,大家纷纷效仿。

    一九六六年寒冷冬季,在辽沈战役纪念碑宣誓照相后,打着迎风猎猎飘舞的旗子,一身冬装,头上戴着今天已不多见的棉帽子,飒爽英姿的出发了

    路线是锦州-----大连。

    我们的长征队由六人组成,(上图自左到右)钟新、才满、何宝胜、卢绍城、张晓凡孙立夫

    一过双羊,我们就弃大路而行。

    拿着指北针,对准大连方向,根本就不管有没有路,奔着直线走。

    那是一片沼泽地,夏季寸步难行,好在是寒冷的冬天,,冻得梆梆硬。

    骑着一丈多高的苇子,奋力前行,但几个小时后发现,坏了,棉裤裆开了花。

    行至中午,走近似苇场工人的一排小屋,看到一间房子里有人,就敲开门,走了进去。

    渴得要命,也很饿。

    屋子里,几个苇工,正围在一个暖烘烘的铁炉子旁边,脚下,是一锅贴好的饼子;炉子上,一个铁丝网,烤的是香喷喷的小鱼。

    看到我们推门进屋,胳膊上戴着红袖标,这些人站了起来,其中的一个人说,“你们咋走到这疙瘩了”?

    我们不好意思地看着饼子和鱼,说:“骑着芦苇,往大连长征,走到这,又渴又饿-----”

    他们马上明白了,“小将们辛苦了,这饼子和鱼,你们先吃,我们家都在附近,好说。”

    没有推让,没有矜持。一阵风卷残云,肯定没饱,但也八分了,又美美的喝了一通热水。

    我敢说,那顿饭,到今天还记忆犹新,饱汉子是体验不到那个滋味的。

    骑芦苇,踩稻田埂,磕磕绊绊的,行走在盘锦的苍茫大地上。

    我们来到了营口后河。

    营口后河,是一个入海口。由于潮涨潮落,咸淡水混杂。几百米宽的河水,让人看着发怵。

    靠岸的边缘,可以看到,水面冻了一层浮冰,下面就是流水。咋办?真不知怎么走?

    看到附近有一个苇场的小屋,就敲开了关得严严实实的门,一股温暖扑面。小屋里面的人,把我们让进屋里。

    我们说明来意,屋里的两个人沉思了一会,说:“这条河,这个季节,可以跑冰(意思可以从冰上走过去),但两边经不住人,我们帮帮你们吧”。

    说着话,拿起了一块立在墙角的跳板,带我们来到了河边。

    在凌冽的寒风中,苇场工人将这块有四米长的跳板,一头搭在岸边的地上,一头搭在河面的冰上,告诉我们,河的两边靠岸的地方,各有一米左右的“燕流水”(意即没冻严实),千万要注意。

    大家小心地沿着跳板,一个一个往冰上走。

    我是队长,当然断后。

    前边的人走过后,河边的冰水难免在跳板上留下冰渣水迹。我一上跳板,身子就晃了一下,努力了一下,一只脚,还是滑下了跳板。就听“咔嚓”一声,一条腿进了冰下的水里。还算机灵,一手抱住了跳板。在岸边的苇场人,赶紧上前一步,把我拽回跳板上。

    三九天的冰水,那叫一个凉,凉得拔骨头。好在打着绑腿,没大面积灌进棉裤里。

    不做温室的花朵,经风雨,见世面,我先历练了一回。

    过了营口后河,就是营口市区。休整了一下,大家商量,这回得走大路,不能再瞎打误撞了。

    长征路上,记忆最深的一段路,是从 熊岳到普兰店之间的一段 ,前一天晚上,大家就商量,明天,咱们来一次强行军。

    那一段路,正是前一天下过雪,漫山遍野,一片洁白。口里大声背诵着“北国风光,千里冰封-------,”在激情中,上路就快步疾驰,而后,几乎就是一路小跑。

    那是真心累呀!恨不得躺在地上,永远也不起来!

    那天,从天亮开始,一直跑到天黑,我们整整走了118里路。

    晚上,大家打开包脚布,连脚面上都是水灵灵的大水泡。用热水烫过脚,拿烧红的针,把水泡,一个一个挑开,用一根根头发,穿过水泡的皮,打结系好。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个什么劲呢?是疯狂?精神都正常啊!别说现在的年轻孩子理解不了,连我们自己都佩服我们当年的举动。历史,有时就是那么不可思议!正像长征路上,吃草根,煮皮带,瞬间,可能陨没于草地。那是啥?那是一种意志和信念在支撑。没有信念大厦的支撑,这一切,看起来会是十分可笑的。

    到了大连后,大家商量决定,不再往回走了,就地解散。

    我的玩心又起,拉孙立夫,咱俩去千山玩玩。

    坐火车到了鞍山,直奔千山而去。

    那时的千山,还不是后来的样子,到处可以攀爬。

    我俩顺着一条小路往上走,刚走了十几米,就看小路中央,立了一块牌子,“此处禁止攀登”。

    我俩看了一下牌子,有心往回走,又一想,“无限风光在险峰”,禁止的地方,肯定好看。英雄主义的虫子一上脑子,就豁出去了,绕过牌子,就往上爬。

    手脚并用,那真是攀登,坡度已是越来越陡。

    爬在前边的孙立夫,突然喊了一声,“坏了”,我抬头一看,只见眼前两米多高的岩石直立在上面,一点缝隙都没有,两侧都绝无攀登可能。

    下,肯定下不去了,上,也几近不可能。环顾四周,风景真挺好看,哪有心思呀!命悬一线。呼救吧,大山深处,根本不见人迹,愁坏了我们俩。

    发昏当不了该死啊,静下心来,慢慢观察,发现直立岩石的上面,似可有手攀之处。我俩商量一阵,孙立夫比我胆大,决定我当人梯。他踩在我的肩上,我一点点顶他。当我站直之后,他顺岩壁,已能弯腰跨上石壁上端。他看到,上面,是一个两米见方的平坦地。他高兴地喊了一声,“有救了”。

    咋把我弄上去?商量了半天。那个年代,冬天都带围脖,两个围脖还不够长,他又把腰带解了下来,接在一起,反复确认系结实了之后,他在上面拽我借劲胶鞋登着岩壁,一点一点,终于,爬了上去。

    喘息了一会,我俩开始琢磨怎么前进?。

    左边,是绝无可能攀爬的山岩;右边,贴着岩壁是一尺左右宽的微微上翘的小径。

    死活就得这么走了,我俩一前一后,身贴岩壁前行。走了五六米后,没有了路。只见脚下有了一个石头大窟窿。走在前边的孙立夫,蹲下身子,看了半天,告诉我,离窟窿一米左右的地下,好象有路。

    保险起见,我把围脖拴在了他的腰上,他从窟窿往下探。

    脚刚沾地,他高兴地大笑起来,没事了,这是一条小路。

    遥想当年,坑妈呀!假如我一脚掉进了冰底下;假如我拽着的围脖松扣了;假如我在岩壁上失脚-------还有后几十年的路吗?还有今天吗?那年我才十八岁!

且行且思  我的旅游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年轻人的心,是可以癫狂的,也可能人生会经历那么一次两次,毕竟我们亲身经历了,会牢牢记住它。

        后记: 四十九年后的三九寒冬,六名长征队员,再一次欢乐相聚,还是原来的排列顺序,只是,他们已不是当年的风花少年,韶华不再,容颜老去。庆幸的是,身板还都硬朗,还都很有精气神------
(下图前排左起:钟新、何宝胜、张晓凡;后排左起:才满、卢少成、孙立夫。)

  评论这张
 
阅读(73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