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波峰浪谷中的四十五天  

2015-01-16 15:54:10|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红卫兵串联故事

665班  刘嫦云 韩桂茹 崔亚平(美国)

 波峰浪谷中的四十五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翻看昔日的影集,一张泛黄的旧照映入眼帘。

       几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左手臂佩戴红卫兵袖标,右手紧握毛主席语录,满脸写着青春无邪,一股乡土气自然流露。站在天安门前,她们是那么小又是那么大。

       红卫兵大串联的记忆,并未随照片的发黄而流逝,美好的青春在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中依旧那样清晰。

一、北京泪见毛主席

        1966818831毛主席两次在北京接见了首都红卫兵和外地来京师生,这使得红卫兵得到了公开的肯定和支持。举世闻名的“红卫兵大串联”就此登场。

        一高中的青年学子们,心潮涌动,无不向往着伟大的首都北京,我们班的同学们也纷纷私下商议搭档组合及行程路线。时局的热潮汹涌澎湃,到北京领略革命已经无法让青年满足,他们还要到更远的地方。

       刘嫦云和韩桂茹商量着如何出行,姐俩打算沿着中国的铁路网走出一场属于自己的红色征途。崔亚平一心想跟着两个姐姐去闯天下,就算是被说成 “大小姐”,崔亚平也不改内心的执着。彼此的感动和姐妹情深中,三姐妹携手踏上了大串联的道路。

        第一站:北京。

        乘坐一夜的火车,我们迎着曙光来到了盼望已久的北京。坐上敞篷解放卡车,来到了化工部发酵所串联接待站。一家居民住宅成了在北京临时的家。放下行李,不由分说,我们又乘上大卡车直奔八大院校。

        北京大学的院子里,用麻绳串起来的大字报铺天盖地,我们随着熙攘的人群走进北大校长陆平家的四合院。这里的家人已经没有了自由——他们被专政了。偌大的四合院里陆家只剩下两个女人。陆平的母亲是一个裹着脚的老太太,躺在简陋的单人床上。她双眼紧闭,全身严重浮肿。红卫兵们在她的床边不断地绕过,一种在殡仪馆向遗体告别的令人寒战的气氛弥漫全屋。

        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保姆,看起来善良朴实,却经常被人指责道,“不该伺候资产阶级太太”。老保姆的回答却是,“她病得这样重,我怎能不管”。令我们好奇的是,这样的回答居然没有引得任何红卫兵的抗议。或许在那样的澎湃之中,对弱者的同情与怜悯还没有被完全抹杀干净。

        离开北大校长的家,我们又去清华大学和其他院校。穿梭在大字报中间,不停地抄大字报、收集传单和资料,我们机械一般地运转着。

       校园里充满了火药味,“拿起笔作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要是不革命就罢他妈的官.....”,一个俊秀的女学生带领红卫兵们高声唱着,歌声震天动地。

一天的奔波让我们身体上感到了些许劳累,但精神上好像是打了鸡血,兴奋丝毫未减,因为我们心里盼望着看见毛主席的那一天。

        19661018,这成为了姐妹三人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天刚蒙蒙亮,接待站的全体红卫兵迅速吃过早饭,每人带着一袋食品和水,根据分配情况爬上各自的大卡车。我们紧握着对方的手,心中的期盼和激动不自觉得表露出来。大卡车载着我们来到东长安街,这里距离天安门只有500米。红卫兵们井然有序地坐在北侧人行道上静静地等待着。突然,人群沸腾,顺势望去只见一排敞篷轿车从西开过来,毛主席就站在第一辆车上。在初升太阳的照耀下,毛主席高大的身影放着光芒,狂热的红卫兵们几乎失去控制,解放军官兵努力地维持着最后的防线。“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样的呼喊声一遍遍响起,响声震天,大地在此时也似乎在震动。毛主席的威信和魅力,让人们流着着热泪欢呼。就算是车队的踪影渐渐在视野中消失,狂热的人群也不肯离去。

波峰浪谷中的四十五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在红卫兵们高挥手臂、蹦着跳着在长安街上,满地被踩扁的鸡蛋、馒头、苹果、帽子、鞋子、书包已经分不清他们的主人原本是谁。兴奋还没有落去,我们决定开赴下一站:古城西安。

        二、遥望延安访山城

       红卫兵大串联创造了世界铁路运输的奇迹。南下的火车进入河南境内时,车厢内已是人满为患,超员已达一倍多,没有再比“沙丁鱼罐头”更为合适的形容词了。拥挤的车厢内,三个人被挤得东倒西歪,几乎找不到一寸立足之地。车座下边的一席空地成了我们的“新大陆”,韩桂茹从家里带来小褥子成了地毯,崔亚平的旧棉衣成了棉被。我们在“沙丁鱼罐头”里睡上卧铺,即便是轮流而眠,也早已顾不得“哐当哐当”的铁轨声,我们只记得那一夜睡得很香很香。

       古城西安已在脚下,我们却没有打算花费时间去参观古迹和博物馆。延安这片革命圣地,成了我们踏上三秦大地的最大向往。红色摇篮光芒万丈,太多的人想去宝塔山上去看一看。我们无法挤上那“朝拜”的列车,只好直径到各大院校收集传单,抄写大字报,学习革命经验。

波峰浪谷中的四十五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从北京到西安,虽然地方变了,但大字报的内容却千篇一律,只是被打倒的人不同而已。西安大街上,一些大妈在人行道为毛主席请来的客人赶做棉被。山西省委书记刘澜涛带着三尺高帽,被架成“喷气式飞机”的姿势,向人民“谢罪”。然而这些已不是古城独有的风景线了。

       在西安停留几日之后,我们奔向重庆。在火车上煎熬了两个昼夜,到山城的时候,我们已是筋疲力尽。一种失重感难以控制,走起路来仿佛踩在棉花上。我们相互搀扶着,来到接待站。此时我们这些东北丫头早已是饥肠辘辘,顾不上呛川菜鼻的辣椒,饱餐一顿倒头便睡着了。

       天一亮,我们直奔渣滓洞、白公馆参观许云峰、江姐等革命烈士的遗物和关押他们的监狱。革命战士们当年在这阴暗潮湿的地方,顽强不屈地坚持理想的精神深深打动了我们。当我们站在烈士们就义的杨家山高坡上时,当年英雄们就义的悲壮一幕,好像就在眼前。为怀念这些可歌可泣的壮士们,我们默哀三分钟。

波峰浪谷中的四十五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第二天我们又去了红岩村,这片红色的土地是革命的象征,是共产党南方局及八路军军部战斗和生活的地方。重庆富饶美丽,人情温暖,小吃琳琅,华灯初上时分,山城就像镶嵌宝石的浮雕,我们怀着依依不舍的情怀离开这片热土。

       三、兵临贵阳苦作舟

       惜别重庆,我们向着毛主席的家乡而去。要进湖南,首先要在贵阳转车。弹尽粮绝的我们到达贵阳,除了遇到的阴雨,还要等待北上的火车。好在当时中央有令,串联的师生吃饭、住宿、乘车全部免费,而且随手写一张纸条就可以向接待站借钱,但是我们没有去借一分钱,彼时的风气想想已不是如今可比。我们不能在接待站里吃饭,只能留在车站里,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往湖南的火车经过。就算是饿了,我们连五分钱一碗的米粉也不敢随便买,实在挺不住了才能买一碗果腹,那满碗胡椒面的味道直灌鼻子,难吃也没办法。

       贵阳潮湿多雨,棉袄和小褥子成了我们临时的雨伞。夜色降临时,我们就依偎在一起眯上一会。深夜里一声火车汽笛声,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那么多的人,也不管这辆车上哪里去,便蜂拥而上,那情景壮观无比。货车车厢里也挤满了人,因为空间狭小,时常有昏厥过去的学生被抬下来。

波峰浪谷中的四十五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当得知部队可以带我们去下一个车站乘车时,大家高兴极了。夜里一点多钟,由解放军战士带路出发,我们一路小跑夜行军。脚下发麻,真是又饿又累。崔亚平朝一个小战士喊了一声,“小哥,还有多远,能上车吗”。他回身一瞥,忍不住笑了。 “快了,跟我走保你上车”。到了上车的时刻,又是一场战斗。想从车门上去,那是门儿都没有。崔亚平被高高举起,硬是被从车窗里塞了进去。等韩桂茹和刘嫦云被拉上车时,车上早已没了座位。机灵的韩桂茹迅速占领茶几、坐席下边和行李架三个位置,抢来的位置正好形成了“上、中、下铺”。我们也总算是搭上了去往长沙的火车。

       火车一路上开开停停,一段仿佛没有期限的旅行开始了。到了柳州车站,大家口渴难耐。韩桂茹观察了一下,看车一时半会还没有启动的迹象便下去打水。水打回来时,火车启动了。崔亚平急得哭着惊呼道,“快呀!快呀!”。只见韩桂茹一个箭步穿到窗口,扒住窗棱。车开动时,韩桂茹的小腿还在车外。另两个姐妹拼命拉住韩桂茹,三姐妹在车窗处揉成了一团。有惊无险,终究没有出现半路“减员”。我们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庆幸地哈哈大笑。

波峰浪谷中的四十五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四、秀丽故里出伟人

       到了长沙,崔亚平的腿已经浮肿严重,刘嫦云和桂茹搀扶着小妹妹到了湖南财经学院接待站,并办理了住院。老被说成娇气的崔亚平,没过多久便康复了。三姐妹从岳麓山到爱晚亭,被这里古朴典雅的秀丽景色所倾倒。遥想当年毛主席和蔡和森等革命前辈场常聚集在此,纵谈时局,探求真理。我们情不自禁吟诵起《沁园春?长沙》的诗句:“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而此时的我们正如诗中一样青春年少,风华正茂,跃跃欲试,急迫地张开臂膀去迎接美好的未来!然而,浪潮将推向何方,心中之梦何日得现,我们全然不知。

       饱览祖国河山的同时,我们又一次感受到了囊中羞涩。钱和全国粮票所剩无几,好在家长们及时将钱和粮票寄到长沙。韩桂茹的父亲是向生产队借的二十元钱解决了燃眉之急。

       在接待站的安排下,我们乘车前往仰慕已久的伟人家乡韶山。我们仔细地参观故居每一个房间,朴实的建筑显示着房子的主人是一位勤劳且殷实的农民。眼前的房屋是毛泽东父亲善于经营积攒钱财而建造,也许当初他们并没有刻意追求风水。然而这里山环水绕,四季如春。在这里流出一条弯弯的河,走出了中国一代伟人!

波峰浪谷中的四十五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五、有缘千里来相会

        湘江美景固然秀丽,伟人故里固然肃重,但湖南之行促成一段美好姻缘更是绵长柔密。就在去湖南财经学院的路上,黑黢黢的敞篷卡车里挤满了人,我们操着东北话的三个姑娘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这人便是我们一高中同学冯福利。他一下子听出了刘嫦云的声音,千里之外的不期而遇,让他又惊又喜。

       冯福利之前便对刘嫦云情有独钟,只是一直没有“表现”的机会。此番串联相遇,真可谓“有缘千里来相会”。碰巧分配住宿时,我们和冯福利等三名男生住的很近,在日常的生活里交集频繁,冯福利和刘嫦云之间的情意也不断地传递着、加深着。

       不知是不是上天的精巧安排,接待站安排回程的车票,冯福利又与我们同程。火车上的二十多个小时,没水、没座位、没食物,但有的是冯福利对大家,特别是对刘嫦云无微不至关心。男人的担当倾动了刘嫦云的芳心,返乡的列车上演着无言的告白。而这段火车上的传情,也终究促成了这桩美好的姻缘。

        这是一段独特的青春回忆,我们摩肩接踵以沫相濡般的度过了一生难忘的45天,八个省一个自治区的串联旅程也告一段落。

       但是,我们的青春故事还没有结束。回校之后的我们立刻投入到新的浪潮之中……

本文照片:1、到北京后在天安门前留影;2、文革中的崔亚萍;3、3.5班崔亚萍(前左一)、刘嫦云(前左二)、吴月兰(后左一)、韩桂茹(后左二)合影;4、文革中崔亚萍和同学合影;5、当年串联中必备的韩桂茹的学生证。6、文革中3.5班部分同学在锦州烈士陵园留影;7、刘嫦云、冯福利的订婚照。

 


 

  评论这张
 
阅读(1986)|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