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岁月那些事  

2014-12-31 21:35:38|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7班  郭长顺

知青岁月那些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今年,高玉林等几个同学再次探望我们的第二故乡——绥中县高岭公社祝总大队(现在已经并入高岭镇杨总村),我看到鄢淑佩与陈福恩的合影时,不禁回忆起知青岁月那些人那些事。当年大队的领导班子里只有陈福恩健在,有八十岁了吧,还显革命精神气质。

        1968年10月,我们一高中30多男女青年刚到祝总时,大队书记韩朝相和陈福恩穿着对襟衣服,拿着毛主席语录给我我们讲话。全大队仅仅八十几个劳动力,突然来了这么多青年,他俩高兴极了。他们很有头脑,对青年们进行忆苦思甜教育,拉出几个富农召开批判会。天天晚上召开学习大寨会议,天天都是几个知青发言。后来,大队成立了民兵突击队、铁姑娘队、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统一听从祝总领导班子调动,在一起修梯田,打土坝建水库。知青们积极宣传报道,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从公社演到锦州。祝总大队名声大振,省、市报纸电台,绥中县广播站经常报道祝总先进事迹。韩朝相和陈福恩乘威信高涨时把各方面工作搞得有声有色。到后来,祝总大队的青年走与留也是他俩说了算。这张照片是大队在书记的主持下学习毛主席语录。

知青岁月那些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鄢淑佩、王玉芝、顾银兰、高玉林、梁宝太、张士先、刘书斌、刘九政、郭长顺等一高中二年七班的同学在祝总大队上庄自然屯青年点。男同学住在三婶家西房间,这房子原来是库房,为了我们突击砌的火炕。隔壁的房子是女生住的,我们每天在那做饭。吃的是国家分配的粮食,我们主要的劳动任务是到祝总北边的老秋沟修水库。男知青都是突击队队员,女知青都是铁姑娘队队员。

        修建水库大坝的工地上,大家挖土、推车、打夯、抬石头,干得热火朝天,知青们与当地年轻人在一起充满着快乐和激情。笑声幽默接连不断,“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点不假。大队长陈福恩拿着铁桶喇叭磕磕巴巴习惯性地表扬铁姑娘的干劲,特别突出的是焉淑佩、王艳秋、李桂贤等同学。我们男生中他爱表扬王景辉、李承寿、李红心、高玉林。他们自然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了。

        休息时他们带头读报纸、谈体会、唱革命歌曲。在他们的影响下,当地的年轻人潜移默化地在发生了变化,人群前男女之间大方开朗多了,女孩也敢和男青年说话了。大队干部们包括陈福恩在内,应该感谢王艳秋、高玉林。他们经常在一起开大队会议,把一高中的思想作风传给他们。书记的口才加上先进思想把祝总搞得热火朝天。一时间,外地学好大寨来祝总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水库大坝工地插有十几面红旗,知青们更是干劲冲天。社员评价这群青年的话是“别不把他们豆包不当干粮”,都是有才的人啊!

知青岁月那些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们几个不出名的知青,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的姓名。常有的社员称呼我 “一队里的大个”,称刘书斌“一队的眼镜”。有时候我心里嘀咕:书记,队长在人群面前夸奖我一把,那该多好啊。可那几个同学方方面面太强大了,显不到我的头上啊。我只好梦里安慰自己。我梦过“解放台湾战争开始了,我当兵的愿望实现了立功戴着大红花看望自己的女朋友”;我梦过“中央下通知了,知识青年全部回城分配工作”。我们不出名的青年心里都有寄托,也许后来“梦想成真”了呢。

        我和刘九政感到是最开心快乐是在祝总大车队的日子,哪儿是光棍们的天下。他们对牲口指桑骂槐地捎带着大队干部一起骂,他们心里有怨气,个个是身强力壮的汉子就是娶不上媳妇。因为祝总太穷啊!赶车光棍们的心情很重要,开心的时候会搞出很多笑话让你忘掉一切烦恼。李五是我们的核心人物。他赶着黄瞎马、破烂车、老光棍、没爹、没娘,没房,没钱,没媳妇。文艺队成立后他整天瞎哼哼,学白毛女北风吹,一吹就是半个月,笑得我差点从马车掉下来。他常故意做鬼脸逗你笑。他若不高兴时在饲养队的院子里把鞭子甩得“啪啪”直响,全屯人都听见。李五的玩笑特殊,得到机会突然扒掉你的裤子让你亮相,光棍们怕这绝活时时提防他。我挺喜欢他的心态和性格的。开会他也敢发言,记得一次生产会上他学别人背语录发言道;“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接下来说“有屁就放有话就说,我的瞎马有崽了,队上应该给它增加精料,报告完毕。”满屋子乐得东倒西歪,会场大乱。队长憋着气大声骂道;“不就是瞎马当瞎妈了吗?明天就多给你几斤料就行了”大家都知道那匹黄瞎母马在李五几年爱护下为队上下了几头骡马,功劳不小啊。大车队里的裴大哥,肖二哥等别看不爱说话,其实大队家族观念下很多事情心里有数,我和刘九政很明白自己的位置,多干活,少说话。农村亲连亲关系复杂啊,张世先炕上告诫大家的话我们记住了,要时时刻刻地防备。

       

知青岁月那些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冬天,我们在青年点吃完晚饭天就黑了,有几个男女知青经常到社员家串门,有时回来很晚,我和九政很不满意这件事。一是影响我们睡觉,二是天天到老乡家吃地瓜干,影响不好。那时候个别知青为了与大队搞好关系,很多行为社员看到后敢怒不敢言,这些青年为了回城也可能是无奈罢。公社个别大队发生女青年被迫害的案件,我被调到公社工作组调查过好几个生产队的此类事件。

       

知青岁月那些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知青岁月那些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冬天,祝总的文艺宣传队是最忙的了,为了参加汇演一直排练到深夜,照片里的主要人物都是一高知青。编导这节目的梁宝太、张世先、刘书斌同学,同我睡在一个炕上。早晨起来照常下地干活。他们的苦我知道的,但后来得到大队不公平态度是令人难以理解的,张世先一年后调到吉林去了。

        我在山上打石头的时候,干过一件险事,约有三百多斤重的大石头,为了面子逞强竟然把它压在我的背上。当时我的腰直不起来,石头似乎把我压进地里面去,我的意识完全处于麻痺状态,不知那股神力颤抖的大腿背着石头向前挪动五米远。泪水汗水顺着苍白的脸上往下淌。人们把我扶到干爽的地上。看我艰难地呼气,我成功了。周围的人却默默无声。接着听到队长的一顿臭骂声,指着当地男人说“不应该让城里的孩子冒险,要出人命谁的事?”几个男劳力扶着我站起来了。还有一次,我和董永贵摔跤,我的个子比他高,一个横踢把他脚骨踢裂了,他回锦州养伤间,我怀着愧疚的心情去慰问他。这是在祝总给他的留念。

        夏天,我们几个男生躺在大炕上睡不着觉。我和保太、书斌、永贵半夜里跑到山沟自己修的水库游泳。在月色下,青蛙歌唱,梯田的倒影,树荫的摆动,美哉乎!索性光着屁股像鱼一样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畅游。清澈凉爽的水把闷热烦恼统统冲洗得干干净净,好惬意,好开心啊,我们几个简直成神仙了,这才是广阔天地!也不知游了多少圈,反正天快亮了。我们玩得痛快耶,现在想来,那时的胆量又是多大啊!水库有8米多深呀!

        雨季里,家家的房屋都要上人去踩踩,男生们喜欢干这事,踩完后不肯下来,冒着细雨纷纷在上面跳起了忠字舞,光膀子,脱裤子,使劲跳,都疯了,胡编乱跳哈哈大笑……兴奋得高呼“我要馒头,我要米饭,我要回城!”“我们是七八点钟的太阳。是彤红,彤红的太阳。!跳啊跳啊,一个女生大喊;“大队要来人了”。瞬间一个个从房顶跳下去。猫躲在炕上一点声声音也没有了,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知青岁月那些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老照片看完了,转眼间我们都老了。人生如同爬山:30多岁以前是上坡路,过得慢但有奔头,啥也不怕;50岁以后是下坡路,处处要小心,注意健康了。老三届博客是我所见、所闻、所做、所想,是我快乐的天地,来到这里,就像回到家一样随便。没有人笑话你平庸无为,也没人羡慕你富贵豪华。在家里讲那些久远岁月的往事很轻松、很快乐。

        大自然不管人间喜怒哀乐,总是按它的规律一年四季变换着,离开祝总几十年了,知青的往事渐渐远去,那里依然是春种夏耥秋收……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